晋中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之候补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强执法堂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8:12 编辑:笔名

神之候补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强执法堂

“那弟子,这就去通知各大授课师。”那名弟子谨慎的说道。

“快去。”无极催促道。那名弟子,施了一礼后,快速起身离开。在整个大殿只剩下无极一个人后,他当即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

沒过多久,身在灵剑堂沒有外出,能排的上名次的十多名授课师,全都被召集在了灵剑堂的主殿之内。无极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众人连连点头,同时惊叹不已,惊于越子墨的进步如此之快,还有大闹盛典所展现出的强大实力,还有素有美艳的恶魔之称的南宫舞,居然沒有死。两个变态,居然领着一个大魔法士境界的孩子,就灭了圣兽阁。执法堂真是个让他们,怎么也无法理解的地方。

灵剑堂的众授课师,在无极的吩咐下,纷纷离去,开始召集门下杰出的弟子。然后无极又來到了那个湖底,天月宗掌门人玄真子闭关的地方。玄真子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惊的直接将嘴中的灵茶吐了出來。

“哎,执法堂有个南宫变态,已经很让人头疼了,现在又來了个越变态。依我看不久的将來,越小子的真传弟子,那个小女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换个角度想一想,此也乃我天月宗名震整个大陆,甚至整个人域的机会。我就算在年轻几百岁,也不可能将天月宗发扬光大。也算是祖师爷在天有灵了,保佑我宗天才辈出。”玄真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掌门师兄说的极是,不知道圣兽魔法士那边,我们该怎么办。”无极试探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他们要是真敢打过來,我们还怕他们不成。他们來此也不知道在找什么,想來也不是一般的东西。我元灵国的各大势力,也不可能看着他们将东西带走。早打晚打也是一样,你就去圣兽阁一趟吧,顺便查一下,他们到底为何而來

。”玄真子说道。

“遵命。”无极在得到了玄真子的许可后,心中已经乐开了花。

“晚回來一些时日也沒关系,躲一躲南宫舞的怒火,也是好的。”在无极马上就要离开前,玄真子又开口说道。

“师兄,你都知道了。”无极闻言停住了身形,回头看向玄真子,尴尬的笑了笑。沒想到玄真子,当面说出了他的真正心思。

一艘巨大的白色飞舟,无极带着十余名灵剑堂的授课师,还有百余名天才弟子,向圣兽阁的方向飞去。此举并沒有通知其他峰堂,其他长老知道的时候,无极已经带着一行人出发了。各大长老纷纷怒骂,无极实在太狡猾了。

不过好在,妙法和娜琪,一直都是摆出中间者的态度,并沒有明面上打压执法堂。但是他们也急着准备礼物,南宫长老平安而回,怎么也要准备份厚礼才行。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送大礼的目的,也就是在于此了。至于于伦,早就在越子墨离开后不久,也离开了宗门,再也沒有回來过,到底去了哪里,沒有人知道。生死也是不知道的,因为宗门根本沒有他的神魂牌。

执法大殿,南宫舞再次坐到了主座之上,看着坐下的几人,尤其是看到越子墨的时候,脸上似乎有一股暖意。能只身犯险,怒闯一个大宗门救人,可不是一般的交情可以做到的。

执法堂的人,总算是齐了,越子墨也很开心。白果儿再次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酒席,原执法堂的四人,再加上若雨几人,在晚上庆祝了一番。之后越子墨领着沐清菡回到了住处,各自休息了。

夜晚,越子墨静静的躺床上,看着窗外的残月。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真的让他很累了。感觉自己似乎很久都沒有好好休息过了。不过他却有些睡不着,因为自从使用了那件骨剑与七星兽王大战后,他的心神总有些不安。总感觉有很多双眼睛,躲在暗处,时刻的盯着他。

当时,越子墨将骨刃刺入七星兽王尸天的身体后,那把骨剑自行吞噬了,尸天身上死灰古龙所化的骨盔。并且连尸天的身骨,也被吞噬了。当越子墨捡回骨刃的时候,尸天已经变成了一堆软肉,浑身一点骨头也沒有。

此骨剑能吞噬尸骨,越子墨并不奇怪,但是在沒有灵力的催动下,竟然自行吞噬,而且连还沒身死的七星兽王,都沒能放过,这是在太恐怖了。最初使用的时候,到沒有那么明显。可在吞噬了七星兽王尸天和死灰骨龙后,骨剑威力大增。越子墨方一接触,就明显感觉到有无数的声音,在耳边不停的低语。那声音冰寒刺骨,让人心神极为不安,仿佛稍有不慎就会被拉入无底的深渊,永不见天日一样。

“子墨。”南宫舞的声音,传入了越子墨的耳中。越子墨闻言一惊。从失魂中回过神來,再次看向手中的骨剑时,心中有些忌惮。

“此骨剑是从哪里得到的,我能从其上深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阴寒之力,还有无穷无尽的怨气。留它在身边,一个不留意很有可能会被吞噬。不过此物也确实是件难得的异宝,你需要有一件镇魂类宝物护身才行。”南宫舞说道。

“镇魂类宝物,”越子墨问道。

“嗯,只要有了镇魂类的宝物,才能保你的神魂,不会被此骨剑的阴寒之力还有怨气吞噬。可有养魂奇效的宝物已经很是稀有了,镇魂类的宝物,就更能难得一见。据我所知,元灵国是沒有这样的宝物。有机会的话,你不妨去一趟大晋国,在那里沒准能遇见。”南宫舞因为刚才的战斗,此时全身的力量,已经全部消耗殆尽。能勉强站稳身形,已经很是勉强了。所以说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

大晋国,是川淮大陆,最大的修炼国家。传言在那里还保留着,很多上古时候已经失传的功法,魔法。妖兽和魔兽的种类,还有一些天才地宝,也远不是元灵国可以比拟的。并且据说那里的大宗,就算是元灵国五大宗加起來,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人家一个二流宗门。

“大晋国,看來应该去一趟。”越子墨望着窗外,静静的闭上眼睛。

......

圣兽阁,此时早已经人去楼空。无极带着一众弟子來到的时候,其他四大宗的人,早就在数日前赶到了。这不禁让无极暗自怒骂,他们天月宗的人灭掉圣兽阁,却让这些家伙捡了个大便宜。不过事已至此,说这些也沒有用了。

在无极的吩咐下一众天月宗弟子,快速加入了掠夺宝物的行列。什么魔渊塔啊,圣典阁啊,天才地宝轩啊,全部搜刮个遍。好在天月宗虽然來晚了几日,但还是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不过这些各个大宗的长老人物,最关心的还是彻底和圣兽阁撕破脸后,要面对的问題。

这些大宗的长老,也不是所有人都看的这么开。比如五大宗实力排名靠后的天武宗和荒鬼宗,对于天月宗的人,灭了圣兽阁就颇为不满。虽然他们也知道,与圣兽阁的大战,就算沒有此事也在所难免,但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拖三日就绝不拖两日的心态,他们还是希望能多过几天舒服日子。

无极闻言,当即面色铁青的吼道:“你们既然觉得我们天月宗做错了,那为什么前來分宝物跑的比谁都快。你们要是怕了,就将东西都留下滚蛋,圣兽魔法士打來,自然有我们其他三大宗。”

“你。”闻听此话,天武宗的一名白发苍苍,贼眉鼠眼的老者,立马被呛得脸色涨红。荒鬼宗的长老,是一名浑身散发阴魂气息的中年。此时也咬了咬了,虽然生气,但却沒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不会放下到手的肥羊,而且也不敢放下。

谁都知道,圣兽阁要是打过來,真的只有其他三大宗抵抗的话,那么他们的实力,难免会所有减弱。既然是这样,三大宗是不会给他们机会保存实力,超过三宗的。很有可能在圣兽阁沒來前,就合力将二宗除名。

更何况,谁都知道是天月宗的越子墨和南宫舞,领着一个大魔法士的小女孩,就把圣兽阁灭了。这样的恐怖实力,已经可以说完全凌驾于其他所有宗门。而且越子墨回归时,还带來了两名合体后期巅峰和一名合体中期的强者。天月宗得到这些助力之后,其他宗门也只有巴结的份。只要二宗稍有立场上的问題,灵兽宗和万法宗,绝对会第一时间站到天月宗那边。

想到这种种利弊后,那名贼眉鼠眼的老者,当即开口笑道:”无极兄,你这是哪里的话啊。小老的意思只是说,我们要是能再有一段时间准备,对抗圣兽魔法士的时候,也能多一些把握。不过现在就不同了,贵宗的南宫长老回归,又新进阶了一位,合体初期和魔导士的魔灵双修的逆天之才。仅以这二人的实力,就能灭了整个圣兽阁,我们这些担心也就是多虑了。更何况越长老,还带來了三名合体期强者,对付圣兽魔法士还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荒鬼宗的中年男子,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尴尬的笑了笑。无极见此,心中大呼痛快。他之所以敢如此狂妄,自然也是因为南宫舞和越子墨的恐怖实力,已经可以完虐任何一宗。再加上还多出了三名合体后期的强者,无极说话的时候,自然充满了底气。

以前天月宗虽然一直都是第一大宗,可也只不过比其他四宗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沒有像现再这样,强到这样离谱,其他四宗拍马难及的地步。尤其是一直第二的万法宗,近年來更是大有取代第一大宗的形式。

当初无极也是考虑到万法宗最近的实力,增长实在太过迅猛,才借机用联姻交好莫家。他要早知道越子墨能为天月宗带來这样惊天的变化,打死也不会做出此举,害的他得罪了整个执法堂。现在一想到南宫舞和越子墨这两个变态,他都不敢回宗门了。也只能在其他宗门的人面前,耍耍威风。

想他无极可是天月宗灵剑堂的大长老,也会落得如此地步。无极不禁心中叹了口气,但是看着其他大宗长老的时候,却仰起头头,一脸牛逼的都快用鼻子瞪人了。

沒错,我就是无极,我就是天月宗第一主峰,灵剑堂的大长老。不过谁人都知道,天月宗实力最强的还是人数最少,但皆都是变态的执法堂。虽然其他大宗之人,脸上恭敬,但是心中都暗骂无极小人得势。

普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营口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鹤壁白癜风好的医院
普洱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营口治疗阴道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