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我徒弟丧心病狂

发布时间:2019-06-25 17:34:13 编辑:笔名

在墨宸凉凉的视线下容暖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越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她越发淡定,轻咳一声装腔作势道,“我本来想送给于生,不过忘了拿了。﹣杂∩志∩虫﹣”“忘了?”墨宸怀疑的看着容暖。容暖点头, 还一本正经的接话,“我就说我忘了点什么。”这个理由总没问题吧?不想墨宸看上去似乎更不悦了,微微眯起眸子道:“为什么要送给他传送符?”容暖一愣, 眨眨眼睛不解道:“于生现在只是掌握了御剑还不熟练,传送符对他来说实用。”抬起头对上墨宸锐利的视线, 容暖歪了脑袋, 一脸的无辜。“我知道了。”墨宸终于颔首, 然后当着容暖的面把符纸装在自己身上, “既然送的人已经走了那我先帮你收着。”这什么强盗逻辑,他怎么就装自己身上了?眼睁睁的看着墨宸把符纸装好, 容暖扶额无语道:“你又不缺符纸干嘛要我的?”“谁说我不缺?”墨宸微笑。“你房间抽屉里一大堆符纸!”容暖指控。哪想墨宸笑的越发愉悦道:“偶尔也是要节俭一下的。”我去你的节俭!忍住爆粗口的**默念了几遍清心咒,容暖心塞的摸着自己心口,望着窗外忧伤四十五度角。只希望于生不要用那张符纸才好。不然…她命休矣。年节很快到了,在前一天容暖就收拾好东西和墨宸他们御剑离开。“阁主离开了?”恭恒瘫在床榻上,身上露出的皮肤还缠着白色的绷带。被仙阁刑罚伤到的伤口只能像普通人一样慢慢恢复, 期间甚至不能使用灵气,也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是。”于瑶低声道,她的视线在恭恒露出的伤口上停滞两秒, 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好奇。她到现在也不明白许昌入魔为什么恭恒要去仙阁领罚。平常相处的时候还是很随意, 但一旦提起许昌恭恒的表情就会变得不太好看。“你是不是也要回去?”恭恒这会儿懒洋洋的, 抬眼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于瑶点点头,垂着头看着没什么精神,哪怕到了年节也没点精神气。“你这几天看着很没精神。”恭恒拄着脑袋打量了于瑶一会儿,突然笑了笑道,“是不是很可惜我没有把白渊收到门下和你做同门?”于瑶一听赶紧摇头,“我没有因为这个不高兴。”虽然心里稍微有一点点小失落就是了。“那就是因为见不到心上人?”见于瑶心口不一的在这装相,恭恒笑的花枝乱颤,撑着自己坐起来道,“行了,不用担心,大家都是修仙之人,时间还长着,你就是软磨硬泡生米都该煮成熟饭了。”说着他倚着墙边,嘿嘿的笑起来,一张年轻的脸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你要知道像容岚那样百年就飞升的毕竟只是少数。看看赵奇元那家伙,容岚来仙阁的时候他是个元婴,现在墨宸都成为阁主百年了他还是个元婴,啧,我躺着修炼都比他快。”几乎被恭恒的自恋给逗笑了,于瑶的心情好了不少,摇摇头道,“这段时间好像没有再见过赵长老。”“老老实实的被罚了呗。”恭恒低笑,面上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听说他原本已经打算出来了,不过在看到已经被摘得差不多的灵果园时又气的晕过去了,还发了誓再也不出门,也不知道会不会违背誓言天打雷劈。”于瑶觉得赵奇元这人在仙阁可真是个奇葩了,仙阁众人都比较随意,也就只有他整天摆了个架子。“行了,你也收拾东西走人吧。”见于瑶又有了精神恭恒才摆手道,“你们都走,我一个人静一会儿。”他的家人在百年前就全都去世了,现在能留的地方只有仙阁,年节再热闹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反正哪都不用去。从踏上修仙这条路开始就注定会这样。于瑶这才离开,出门时回头看了恭恒一眼,见他孤零零的坐在床边,含笑冲她摆了摆手。不知为什么,于瑶突然就觉得这么一走了之不厚道。……容云考上探花后,正好被分到婺州一带,离容家村很近。容福贵舍不得容家村的房子,死活不肯搬去和容云一起住,可容云认为没有把爹娘孤零零留下来的道理,执意要接他们去婺州的新居。为此一向好脾气的容福贵还和容云吵了架。说是吵架其实就是容云好言相劝,但是容福贵就一个劲的捂着耳朵默念八字真经: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无奈容云只能像叶雅意求救。叶雅意倒是觉得自己住在哪里都无所谓,提出逢年过节的时候去容云那里住几天,平常还是和容福贵住家容家村。容云还是不太满意,但叶雅意一旦开口基本就没了回转的余地,只能答应下来。“暖暖啊!你是不知道你大哥有多凶残!”容暖一回去就被容福贵抱着胳膊哀嚎,声泪俱下闻者掉泪,“他大过年的竟然派人冲到咱们家把我扛过来……”容暖:“……”什么情况这是?墨宸伸出手拎着容福贵的衣领给他提到一边,接着在容福贵将要尖叫的视线下彬彬有礼的作了一揖。“你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叶雅意几乎要被这傻子气岔气,好好一个大过年的非要在这闹。“娘!”一见叶雅意容暖哪还顾得上容福贵,扑到叶雅意怀里抱了个满怀。娘亲的感觉了。墨宸眯了眯眼睛。叶雅意笑着揉了揉容暖的脑袋,抬眼见到墨宸后才松开她,温声笑问,“您怎么也来了?”“娘,阿宸今年和我们一起过年。”容暖解释道。叶雅意听到容暖对墨宸的称呼时轻垂了眼睑,再看向墨宸的视线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暖暖你叫他什么!?”容福贵又在旁边咋呼,被后面进来的容轩给拽住了胳膊,“爹,这是仙阁的阁主,你不能这么无礼。”瞪着眼前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二儿子,容福贵竖起眉毛,俊逸的面上做出这么一副表情别说还挺有魄力,“你小子皮痒痒了是不是?!”然后揪着容轩的耳朵就要揍人。叶雅意懒得理这个傻子,放任他在门口闹的鸡飞狗跳,带着墨宸他们进了客房。吩咐了丫鬟去给墨宸准备茶水,她这才坐下来同墨宸客套起来。容暖坐在旁边,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让叶雅意做点小零食吃。满脑子都是吃的容暖无视了屋子里诡异的气氛,也无视了外面闹成一团的容福贵。“爹!爹你先放开!!”容轩觉得自己这会让跟案板上的鱼似的被容福贵折腾,偏偏这是他爹他连还手都不成。况且就算还手…他也打不赢容福贵。“爹……”不知道藏在哪的容云终于看够热闹出来,看着容福贵无奈道,“您这又是在折腾什么?”一见容云过来容福贵立刻冷哼一声,松开容轩严肃的指着容云道,“过完初七我就要回去,知道了吗?我要是知道你再耍什么鬼心眼不让我走你等着瞧。”看着这个似乎永远都长不大的容福贵,容云再次叹气,“爹,留在这里不好吗?”容福贵冷哼,插着腰冷笑道:“好什好,我是老子你是老子?听谁的?”“当然是听爹你的。”容云道。容福贵这才满意了,轻哼一声转手离开,赶紧看他的宝贝闺女去。容福贵一走容云才抬起眼淡淡的看向容轩。不知道为什么容轩被这么一眼看的浑身发毛,明明是修仙之人却还是怕容云的一个眼神。“我让你盯着墨宸,你干了什么好事?”

呼和浩特专治牛皮癣的医院
泉州癫痫专科
湛江好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