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仙途情坎1

发布时间:2019-06-24 21:02:02 编辑:笔名

月华谷长达一里的大队浩浩荡荡的进了天庭,仙侍仙娥们纷纷面上恭敬有礼,私下也会凑在一起鄙夷讨论这场婚礼,都为水神之女感到愤愤不平,而这即将成为神翎族神后的暮晓,也备受大家争议,毕竟跟魔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从而看到暮晓的眼光也是不屑的。只可惜辰轩神君这么个美男子,官衔品阶以及血统都是让人垂涎的,就这么娶了个不干不净的小丫头,一大堆仙女的心都碎了一地。暮晓此次同样住在光明宫,千年的时光,也没有将光明宫改变多少,她看着雕梁画栋的红色屋顶,明媚而飘渺的阳光给她一丝错觉,那些波动的光线让她想到那夜,小瞳一个劲在那里呼叫她,她气哄哄的出来,便瞧见了月色下的他一脸急切跟慌乱,那个时候她刚刚知道了爱是什么,吃醋又是什么。穿越千年,她再次站在同样的地方,除了悲戚更多的是温暖,那个男子的爱永远如焰火般,让她整个灵魂被燃烧,虽挣扎却也幸福,他的爱一直都是偏激的,总是不顾一切,不给自己留下后路,就像他说的:我对你的爱一旦开始,便至死方休,你若负我,我必定亲手毁灭你,再将自己毁灭。这样惊涛骇浪的爱也只有他会释放,其实他比所有人都要简单,总是听从内心的想法,就像千年前为了见她,不惜用三年的时间剿灭九幽魔都,从此世人便给他扣上了血腥暴戾,他依旧可以笑得如天山圣水般清澈。暮晓也刚休息片刻。便依照礼节拜会了天帝、帝后,随即帝后为了表示友善跟热情,拉着她到御花园逛了逛,一个劲的劝说她要好好为了神界,往日的天女是如何尽责尽职。她也敷衍的颔首,其实帝后倒是个没多大心眼的神女,真身是尊贵的凤凰,说起来也算归属神翎族,难怪辰轩会这般受青睐。以前甚少见辰轩与帝后碰面,这次倒是知道了。原来辰轩是帝后的侄子,这层关系她倒是没想到,帝后也一个劲的夸辰轩多么尊贵不凡,看那脸,看那卓越不凡的气度。再看那挺拔修长的身姿,不知多少仙女眼巴巴盯着,只是可惜了雪馨神女。大婚在天庭不紧不慢的张罗着,天庭也难得到处挂着红彩绸,七仙女将天庭的云朵编织成五颜六色的形状,万紫千红,美得有一丝不真实。每日夜深,她都会偷偷跑去璀星台。在那里一坐便是一宿,望着满天璀璨的星辰欲哭无泪,三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几日织女倒是找了她几趟,责怪暮晓还欠她一份追男秘籍,暮晓早已将这件事望的一干二净,一个劲的赔礼道歉,也感概织女的痴情。人间界都盛传织女爱上了董卓,这可是一段凄婉缠绵的爱情故事。却不知真相,织女根本就不认识董卓。天规严格,仙女是不能下凡的,所以也没机会认识凡间的男子,但咱们美貌的织女实实在在心尖上的人是狐狸仙洞的桃幺仙君。桃幺仙君也去了光明宫探望暮晓,一脸猥琐的笑她现在要嫁人了,也该早些做准备,便丢下几本新绘制的黄册子,要她好生看看,不要闹出什么笑话,但又看看她凸起的肚子,也感概世风日下,未婚先孕,却也直言暮晓将会刮起一场潮流,有了孩子,这高高在上的辰轩神君不就屁颠屁颠的筹备着婚礼么,这话差点让暮晓一口气没噎过来,看着桃幺那脸狐媚样,也只笑而不语,桃幺叹气暮晓这丫头,一年不见,人变的沉稳,不似以往般好玩,便摸着粉嫩的脸蛋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光明宫,虽是仙君,但为了躲避织女,也只能钻个洞或是遁土离开。神魔两界一片平静,如同万里晴空、无波无谰的海面,连一丝风也刮不起细微的波动,然而知情人却知道这样不寻常的宁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每时每刻都严谨对待着。暮晓面色冷静的等待着大婚、等待着复仇的那一刻;天帝藏匿着不安的心绪;炎东大帝秘密准备着大军易主;辰轩密调军队准备着反击;夜瞳等在落海准备攻上九重天。所有人各怀心思,等着这场盛大的婚礼。似乎连肚子里的孩子也察觉了异样,让她昼夜无眠,总是被腹部的不适折磨着,她只能一遍遍哼着民间小曲,安抚敏感的小宝宝。大婚之日。喜紫燕翔黄道日,鸳鸯佳偶美景时,红梅吐芳成连理,芝兰永谐结伉俪。这次亲事乃是四百万的头一回,可把各仙官乐了一阵,人人驾着仙鹤以及幻兽,悠悠然跨着飘忽的步子前来,早早就偷偷饮了一会小酒,成亲可是件喜事,而且下一代重明鸟已经问世,自然是为神界欣喜。宝天殿早早就被布置的喜气洋洋,磅礴大气的宫殿平日里都是彰显霸气与威严,今日多了一了一份舒心的气氛。暮晓在素素跟仙娥的捣腾下,总算是妆点完毕,奈何她肚子里的小家伙总是不安分,今日清晨就踢了她一脚,吓得她又惊又喜,她估摸着是宝宝生气了,怎么就要嫁给别人,她解释了半天,才略略好了些。这是她第三次穿上嫁衣,前两次都是为了心爱的男子,这一次虽不是嫁给他,却也是为了他,望着镜中红妆娇媚的女子,恍若隔世,再次忆起了那句:头戴凤冠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素素不经意瞧见了这笑,千年了,终于又见到这幸福而羞涩的笑容,那时是殿下要嫁给魔尊之时,今日殿下显露这个笑容,让她有一刻的恍惚,好像回到了千年前。大约半个时辰后,光明宫外响起了悦耳的鼓鸣,这是辰轩已经到了。她盖上薄薄的喜帕,在素素的搀扶下走向了热闹非凡的迎亲队伍,虽隔着帕子,却也能模模糊糊瞧见,仙雾缭绕,花仙子将百花仙草铺了一路,天空彩虹更是明艳绚丽,渲染的天空都是朦胧的红色。辰轩头戴玉冠,身着华丽的大红喜袍,面容俊美,他不管穿什么都是极好看的,只是看在她眼里就分外刺眼,更加厌恶他投射过来的灼灼目光,还要那痴痴的迷恋,丝毫不被周遭喧闹所影响,长身玉立的立在人群中,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伸着手过来,眸色她无法看清,却看见了他噙着一丝浅笑,尽管他知道这场婚礼是假的,依旧如遇春风,温润淡雅。她极不情愿的将手放在他手心,却感觉他略显用力的捏了一下,她觉得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全身毛孔竖起来,恨不得甩开,但她还是压制心中的厌恶,一步步与他向宝天殿行去。顿时,仙乐齐响,彩蝶绕梁而飞;众人踏着霞光祥云,排场浩荡地踏过花瓣,欢天喜地的行去。辰轩睨着身旁红妆的女子,生平次尝到了痛与乐交汇的感觉,只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清晰的看着自己沉沦,被泥潭掩埋。光明宫距离宝光殿本就不远,不到片刻一大众人马场面浩荡的到达了成婚地点。辰轩也一直温柔细心的牵着她上台阶过门槛,把一众仙女羡慕的眼冒泪花。一路行去,殿心两旁几案成排水酒坛坛,各路神仙聚首,九司三省与北极四圣以及五斗星君等都在此,连鬼界幽冥司的诸位阎罗也受邀在列,场面盛大,坐于大殿左右两端。天帝坐在殿首,金冠云袍,眼神依旧锐利,见到进殿的两位新人,眉头微微垂下,嘴角意味不明的笑着。神界的神仙大都认识暮晓,一人一句恩爱天长、永结同心,让暮晓一时恍惚天上的神仙什么时候这般聒噪。月下仙人将终年不换的白袍子换下了,穿了身有些偏大的红袍,显得有些拖拉,但也不影响他老人家的兴奋,月下仙人正是人间常称的月老,今日主婚也算是功德一件。辰轩牵着暮晓立在宽广而辉煌的大殿中央,辰轩只笑着颔首回礼。天帝摆手示意众人安静,所有目光便都聚集在天帝身上,“众爱卿,今日齐聚一堂,都来参加这场意义非凡的婚礼,朕很是开心,辰轩已是六界的上古神鸟,朕相信大家与朕一样,欢喜下一代重明鸟的诞生,暮晓本是神女,二人又情投意合,可谓是天作之合,神树的状况,众爱卿不要过于担忧,等这个孩子诞下,便能恢复如初。”众神仙纷纷笑着表示同意,也都举着酒杯祝贺这对新人,不多时频频进来身穿盔甲的将士,一脸凝重,在天帝耳边私语,天帝眉头不经意微紧蹙,回了几句,又面色含笑,不间断前来的将士也引起了在坐神仙的疑惑。吉事还未到,暮晓与辰轩附耳低言了一句,喷过来的热气带着女人家的清淡胭脂味,辰轩耳根微红,心跳如雷,辰轩同意了暮晓的要求,跟仙侍交代了一下,仙侍将暮晓的原话转达给了天帝。“不等吉时了,等到了吉时,魔尊攻上九重天可就白费力气了,抢了新娘子只会对神界不利。”原话一传到,天帝垂首一笑,眼中诧异一闪,这也丫头可真是厉害,连朕想什么都知道。(未完待续)

菏泽治疗癫痫的医院
三门峡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遵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