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雀巢法网倒镜科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0:24 编辑:笔名

也许老天爷弄错了,刚刚8月底,天君这个城市仿佛过早地进入了秋天,一场大雨过后,一夜之间落了很多树叶,有的还鲜活、翠绿……  大厅里,一面墙上挂着很多照片,镜框摆成心形,中间一张是全家福,爸爸一身警服,眉宇间的三道沟壑里藏着男人那种坚强、爱恋和无法言表的歉疚,他的嘴唇紧闭,把所有的话都紧锁在眉里,一看就是一个不愿意言表的男人。旁边坐着的一定是妈妈,一个很美的女人,嘴唇很性感,勉强地笑着,漂亮的眼睛明亮的转动着水滴,一头卷发披散着,滚动着生活的浪花。后边站着一个少年,父母的基因揉合在他稚嫩的脸上,这孩子的表情怪怪的,如憨豆痛苦时的表情,不经意的看着远处,一只手搂着爸爸的脖子,一只手抓着妈妈的长发,举在自己的下巴前,仿佛是他心中密密麻麻的网线、信息,传达出某种恐惧?看得出他时刻都沉浸在自己的宇宙里,他17岁了。  剩下,摆在周围的都是这个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小的时候是一个可爱的宝宝,大起来都是些怪异的表情和动作,显然这是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他的名字叫申景逸。  穿着警服的男人,脸贴的很近看着墙上的照片,这个坚强的汉子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他在餐桌前留下了一个纸条:“伊柔,我们离婚吧!我们的儿子留给你,辛苦你了,我会永远感谢你的。”他在门口的穿衣镜前戴上警察的帽子,像镜子里的自己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毅然决然地走出家门,门外的两个小刑警低着头不敢看他,随后跟着他下了楼梯,他是在天君这个城市干了20多年刑警的刑警大队队长申鹰。  在二级警司的政法委书记的办公室里,硕大的写字台上的旗架上插着两面鲜红的旗帜,一面是五星红旗,一面是共产党的党旗,一摞资料上放着一顶警察的大盖帽。  听到报告声,政法委书记邹福墨站了起来随之喊了一声:“进来。”两个刑警带着申鹰走了进来。申鹰敬了军礼立正站在对面写字台前说了一句:“老局长你好。”  邹福墨绕过写字台对两个刑警说:“你们出去。”然后拽着申鹰的胳膊,将他拉到沙发前,按坐在沙发上。申鹰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邹福墨说:“坐下!这是命令。”  邹福墨也坐了下来,他看着申鹰的眼睛说:“申鹰,你让我好心痛啊,你是我的学生,你是个老刑警,你怎么可以犯这样的错误,你放走了杀人犯,打死自己的战友,你买卖毒品,你在这次重大杀人灭口的案件中,有着重大的嫌疑。你知道吗?有人利用你贪婪,破坏我们人民警察的形象,干扰重大案件的告破,你、你犯罪了!你知道吗?”他看着申鹰的脸,表现出很纠结心痛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却告诉你,这是一个处事老道,充满疑心,富有经验又深邃莫测的人。  申鹰又一次站起来说:“邹书记,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们面前就是党旗、国旗,我可以无愧的说,我什么也没做,这是敌人的陷害,你一定要相信我。”  邹福墨点着一支烟说:“申鹰,你别在我面前唱高调了,原本你要到局子里说事的,可我正因为相信你,才给你这次机会,说清楚了,我会想办法保护你的,你不为自己想,难道还不为小景逸想想吗?他这样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啊!”  申鹰,抬头看着这位自己曾经敬重老首长,其实他并不老才刚刚50岁,就过早的秃顶,原本正义的面孔,变得塌陷扭曲,他的眼神游离,明明是在说谎。他在地上画着圈,分明是在掩盖着什么?申鹰又一次站起来说:“邹书记,我再说一遍,我什么也没做过!我不能承认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你要把我送到哪去?那就走吧!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邹福墨的脸色变了,摔掉烟头,走到写字台后喊:“来人,”两个刑警进来给申鹰戴上手铐,邹福墨背过身去喊了一声:“带走。”门关上了,邹福墨的头“咚”地一声撞在写字台上。    一    那天,景逸一个人在研究他的“倒镜”,这是他给自己近研究的一个网络程序而起的新名字。忽然爸爸回来了,来到自己的房间,摸着自己的头。他不喜欢别人这样摆弄自己的脑袋,于是拨开爸爸的手,仰着头,用憨豆般的眼睛瞪着爸爸。爸爸明白了,放下手,他又低下头,迅速的关了电脑。一只手不停抓着另一只手,头也摇动起来。爸爸看着这个儿子,心抽搐般的疼痛,他说话了:“儿子,爸爸要走了,走很远,你要听妈妈的话啊!”景逸抬起头看着爸爸,心里觉得很奇怪,他经常出差,这次却有点反常。他似听非听地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爸爸转身走了,他在门镜里看到,爸爸是被两个不认识的警察押走的,他赶紧跑到窗前,看到上车时爸爸被戴上手铐。景逸痛苦地走回房间,使劲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心里知道爸爸出事了。  他想起这些年来,只要爸爸有一点时间都会带着他出去玩,骑马、射箭、打枪、看动物,他虽然不会笑,不会表达,但是心里很高兴。可现在爸爸说,他要走的好远,不回来了吗?为什么有人给他戴上手铐?此时的景逸跑到厅里,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蹲起、跺脚,大声“啊、啊…….”地叫喊着,他心里想:“爸爸是被抓走了,我一定要救出爸爸。”  自从10岁那年他被电脑吸引后,就不再去自闭症康复学校,他用不完全的语言和爸爸妈妈交流:“我要电脑,要,要电脑。”爸爸妈妈担心他有了电脑会更加自闭,一直没能给他买,没想到这个孩子变得更加沉默,每天不是盯着窗外,就是盯着电视,再不就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揪着自己的头发,即使送到康复学校也是同样的表情,他不抗争,也不哭闹,常常重复那句话:“我要电脑。”真是让人没有办法。  那年,申鹰破了一起大案,立了大功,得了一大笔奖金,他决定给儿子买一个电脑,买一个高版本的电脑,那次,竟然花了一万多元。  申鹰和伊柔把电脑拿到儿子面前时,他们次发现,10岁的申景逸那苍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红晕,眼睛发亮,嘴角上翘,颤抖地笑了。申鹰激动地拥抱了伊柔说:“你看到了吗?儿子笑了,次看到他笑了。”伊柔听了后,竟然趴在申鹰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10个365天,她的心泡在泪水里,冻在风雪中,她坚守着自己结婚时向申鹰的承诺:“我要让你做个好警察,选择你就是选择了牺牲。”的诺言,默默地承担着生活带给她的一切,他们几乎没有花前月下,没有陪伴相随。煤气罐要自己扛,柴米油盐要自己买,就连这个自闭症的儿子,也要自己陪伴康复,自己辅导训练。好容易盼来申鹰回家,可她的心中从来不能放松的和他亲近地呆一会,总是敏感的害怕出现:“有任务”“马上出警”“立刻出差”这些随时都能到来的指令。尽管申鹰每一次出警都给她轻松的一面:“你老公有你伊柔附体,就有安全的屏蔽,放心吧,老婆,敬礼!”可每次伊柔都在担惊受怕的等待中度过。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她原本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主治医生,自从儿子3岁时发现是自闭症,她就主动地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外科医生,向学院领导申请成为一名医疗系的讲师,这样可以有假期,可以不值夜班,可以陪着儿子去大连进行“海豚治疗”。  申鹰的心里怀着对老婆和儿子的愧疚,总是说:“老婆辛苦了,我对不起你们,欠你们的太多,什么时候我不干刑警了,我再做牛做马好好偿还你们。”有一次,他还对伊柔说:“老婆,要不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男孩女孩都行。”伊柔吃惊的看着他的眼睛,泪水滴滴嗒嗒流了下来,抽泣着说:“景逸怎么办?他也是我们的儿子。”申鹰那张刚毅的脸上瞬间也滚下了几颗结了冰的泪水。  景逸一天天在电脑的宇宙空间中长大,那里是他的世界,是他的学校,是他的游乐场。7年后,景逸天使般成了一个无师自通的网络高手,他靠着电脑的鼠标,学会了汉字,学会程序编制、学会了动漫设计、创造出网影浏览器,并能和世界上大型的计算机并轨链接,熟练利用各种下载储存技术和云计算系统,他能熟练地运用这些程序进入过白宫,进入过51区,进入过外星网络,谁也没有想到这个17岁的大男孩的计算机水平竟然超过互联网时代的很多大鳄。  但是他绝不做黑客,也不想破坏什么。只是想知道他的宇宙空间是什么样的?想知道他的世界里都有什么?还在发生着什么?  这个孩子像吸毒一样上瘾,他热爱自己的世界,也无限的创造和外延自己的空间。不知不觉他在网影浏览的基础上利用宇宙飞船的信息系统能够随意找到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然后以光年的速度倒退,找到宇宙爆炸初始的影像奇点,再进行高倍放大,在电脑中模拟转化,使原始奇点不断丰满、完善成三维立体。近他竟然找到了人类无知的奇点,可以让一个奇点变成一个鸡蛋,也可以利用这个鸡蛋变成一只鸡,然后倒退看到鸡蛋如何变成鸡,以及慢慢长大的过程,这一切他称为是可以看得见的小宇宙。在小宇宙中找到人类、物体原始的影像奇点,再转换成数字储存、链接、计算、还原成人物、事物和事件个体。然后将这一切的奇点、数字、无限的出现,按规律的经过云计算、储存、还原就可以再现要找到、要看到的一切。  景逸给这一惊奇的发现,起名为“倒镜”。他通过这种奇点倒镜,可以随意进入过白宫,看到奥巴马中午是如何进行午餐,到过日本,看到安倍如何密谋发动战争的准备、去过俄罗斯普京的家,看到普京枯燥单调的生活,下班后孤独地只有一只狗陪伴他。  在国内,景逸还进入一个邹家的别墅大院,那里富丽堂皇,应有尽有,他一不小心走进了那里的地库,看到整整齐齐码放的金砖,美金,各种枪支,武器,有的还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他次看到镀金的冲锋枪和手枪…….  景逸赶紧离开,他不喜欢这些。他喜欢的是从倒镜里,看那些原始的恐龙如何生活?看非洲的狮虎如何猎食?看古人的生活,看外星人的生活、看原始的森林和世界的旅游美景……  可是今天他却利用倒镜,看到爸爸在邹伯伯的办公室里,被打开手铐,听到爸爸大义凛然的说:“我什么也没做!”景逸惊呆了,他张大嘴巴,双手就揪着头发,他相信自己的爸爸,他是被冤枉的!他的脑袋里出现一个强烈的信号“救爸爸!”  他又看到被邹伯伯询问后,爸爸又被重新戴上手铐,在两个不认识的刑警押送下上了警车,被关押在看守所的一个单人房间里。爸爸仰着头看着天棚,紧锁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着。  景逸退出看守所,倒镜带着他又回到邹伯伯的办公室,他看到邹伯伯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用碳素笔不停的在一张白纸上画圈,不停地画着像一张大圈套小圈的网,见那张布满网的纸被划破了,他气愤的将手里的笔,扔了出去。  这时候,门吱扭一声开了,进来一位30几岁的漂亮少妇,一头大卷的短发,一张生动甜美的瓜子脸,恰到好处的淡妆,更显得那双眼睛迷人深邃。此人惊艳高贵,一身深紫色的长裙,外边还套了件黑色的长风衣,更显腰身凹凸有致,她主动坐在邹福墨的对面,把那个轻巧精致的黑色包包放在写字台上,然后靠在椅背上坐好点燃一支坤烟,吸了一口,高高的举着,吐着漂亮的烟圈。  邹福墨吃惊的看着这个优雅的美人,显得很吃惊、很胆怯。“汤澜,你怎么到政法委来了。”他问她。女人严肃的说:“看把你吓的,这个地方我怎么不能来啊?我要想坐,早就坐在你的位置上了。我是来传达首长大哥的指令,那个‘断尾’计划,你必须果断进行,那个张健我们已经替你处理了,如果申鹰不能为‘大业’所用,那就必须实行‘断尾’,不能手软!”  景逸在屏幕上开个小窗口,搜索“断尾”的奇点,然后用倒镜还原,一只很大的蛤蚧(四脚蛇)出现,当一条尾巴被一只野猫咬住的时候,它立刻实施断尾,那节尾巴自动脱落,蛤蚧立刻钻入石缝。  看到这里景逸明白了,他们这是为了丢卒保车,要除掉爸爸,保护“首长大哥”,实现“大业”。那么到底“首长大哥”是谁?那个被处理的“张建”是谁?他们的“大业”是什么?眼前这个邹伯伯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妖女又是什么人?倒镜退出小窗口  景逸又听到那个汤澜说:“另外,今晚7点在玫瑰园开会,准时参加啊。”汤澜站起来绕到邹福墨身旁,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说了三个字“乖乖滴。”拎着包包飘了出去,那黑风衣的下摆呼呼啦啦的像一面黑色的旗帜,那嘎登嘎登的鞋跟磕打地板的声音,好像敲到邹福墨的心里,他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撺撺地从纸抽里拽出几张纸,擦着满头的冷汗和留在腮帮子上的红色唇印。  景逸用倒镜,跟随着汤澜的奔驰车,这是天君港对面的一处花园别墅,大门旁的柱子上有一块写着:“玫瑰花园”的金字牌子。看门的保安小伙子看见奔驰进来,哈着头,满脸堆笑地招着手,亲亲的说:“汤姐回来了。”奔驰车里伸出一只涂着红指甲的手,举着一个装食品的纸袋子,只听车里发出甜甜的声音:“小王弟弟,拿着,姐姐特意给你买的午餐,尝尝。”保安小王双手接过来,感动得满脸通红,鞠躬说:“谢谢姐。” 共 2075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