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筐篼文学鼠国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29:19 编辑:笔名

一、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威廉搬进一座偏远僻静几乎没有人知道的荒凉古堡里,潜心做着一项事关整个人类福利的伟大的实验。  威廉家族一直在为这项实验而苦苦努力,从来没有放弃过,尽管已经失败了很多次。威廉家族历来就有一种默默奉献和子承父业的传统,也就是说,既然实验没有成功,那么,他的家族后代们就一直做下去,直至剩下一口气。  不过,对于此项伟大的实验,威廉对外人一直守口如瓶,从不会透漏半点风声,他只是说在实验成功之后才会将这项成果公布于众,并且因此而获得极大的赞赏和声誉。  其实,在威廉家族搬进这座古堡之前,这里生活着许多老鼠,它们才是这座古堡真正的主人。  老威廉用一种很神奇的办法将他们几乎全部抓了起来,然后把他们关在古堡顶层放着无数的奶酪的大仓库旁边的大笼子里。老威廉并没有要把他们处理掉的意思,因为老威廉觉得霸占别人老家,又杀鼠灭口,实在不是一个严谨伟大的科学家的作风。  他只是想借用这座古堡进行一项实验,实验完成之后,他就会物归原主,把这里还给那些老鼠。重要的是他的这项实验与老鼠有莫大的关系,因此,威廉也可以用那些老鼠来做实验的材料。  为此,威廉还跟这群鼠作出了一个协议,那就是这项实验的成果能为鼠类的未来服务,因此它们也得做出一些贡献,这贡献就是去充当他做实验的引子。  尽管许多鼠兵鼠将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协议,但是鼠群代表也就是鼠王表示同意,许多无辜的鼠因此而遭了劫难。之后,有些鼠不堪忍受就偷偷逃出了古堡,只有鼠王还默默地为这项实验“服务”着,许多衷心的鼠也一直跟随着鼠王,不肯离去。  威廉家族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个传统,那就是直到实验成功才能知道这项实验真正的目的。而关于实验的所有秘密全都隐藏在古堡里顶层的一条密道里。不过,只有完成实验的家族后代才有资格进去,揭晓那些秘密。  据现今的古堡第六代主人威廉六世透露,前五代主人,也就是他的爸爸,爷爷,爷爷的爷爷都在不间断地密密进行着一种试验和一项发明。可惜的是,这项发明还是以失败告终。  但是由于事关重大,一般在小威廉接到老威廉的委托重任时,都是在老威廉耗尽一生也没能把实验做成功的时候。威廉家族都很保密,接到重任的小威廉直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的是什么实验,只是一味地按照前辈的指示去做。  后来,这项实验终于在威廉二十世的时候成功了。威廉二十世继续用那些老鼠做实验,在总结前人错误和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努力,终于,他不但研制出这种祖辈们遗留下来的没有完成的神奇丹药,更发明了另一种也是十分神奇的丹药。  虽然都是一种特殊的药,但威廉二十世知道,这两种药的药性可是有天壤之别。有了这种药,只要一公布出去,只需要一夜的时间,他就可以扬名立万,名垂千古。  威廉二十世因此而兴奋的连续十多天都睡不着,他脑子里担心的事情也多起来,比如该如何藏好这种药,药方又该怎么处理,等到以后名扬海外时,他又该做些什么别的科学研究。  可是,不知道是天妒英才还是他自己粗心大意,威廉二十世正准备把这项新的创造公布于世的那天,古堡里起了一场大火,古堡里没有多少能透气的地方,火势很猛,威廉二十世没法逃脱这场飞来横祸,便一命呜呼。  其实,古堡里发生火灾并不奇怪,威廉家族在古堡里准备了许许多多的燃烧药品用于实验,当然很容易着火。至于为什么是威廉二十世会葬送自己手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重要的是,他的两种新药似乎也随着他的死亡而消失了,不过,那条密道在这场火灾中安然无恙,可以说是一个躲避灾难的地方。  那些死里逃生的鼠便趁机逃了出来,古堡恢复了从前的样子,成了鼠的天下。    二、不速之客    一天夜里,古堡里突然来了三位不速之客。一只较老的鼠带领着两只较年轻的鼠偷偷潜进古堡。古堡里黑漆漆的一片,三只鼠躲在大门后面开始小声密谈起来。  “你们快去偷吃的,我在这里把风,快!”老的鼠小声地呵斥着。  “兰溪,要不,你也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我熟悉地形,我动作也很快。”一只年轻的鼠对着另外一只较为瘦弱的鼠小声说。  一个温柔的声音立即传来,“不行,贝勒,我们不是说好了么,要冒险我们一起去!”  “哎哟,快别在这谈情说爱了,再不去就要被发现了,你们两一块去!”老的鼠很着急,指手划脚着,催促他们快点动身。  两只鼠用眼神默默交流了一会儿,便毫不犹豫地窜进古堡。不一会儿工夫,他们都把身上的袋子装满了奶酪。这奶酪是这古堡里的也是享用不尽的美食,以前在这群鼠还没有被赶走的时候,他们就一直以这些无穷无尽的奶酪为生,对这藏奶酪的地方自然十分清楚。  然而,当他们走到古堡大厅,准备往大门前跑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哨响,贝勒察觉到是被发现了,他顿时变得动作迟缓,两眼发呆,完全失掉了鼠族身手敏捷,办事利落干净的看家本领。看来,这么多年的流浪生活已经让他完全失掉了鼠类与身俱来的本领。  贝勒往嘴里塞了一个奶酪就拿起布袋子扭头狂跑,兰溪紧紧跟在后面,两鼠的心都掉到了嗓子眼。  一只尖嘴猴腮模样的鼠正躲在古堡大厅里的墙角边,心里咕哝着:“嘿嘿,跑?你以为能逃的出我乐乐的鼠掌么?我要把你咔嚓咔嚓……”凭借鼠类高强的听觉和敏锐的大脑以及与生俱来的那种偷窃经验,他知道来者是他的同胞。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那种想要耍一耍他的兴致。  老的鼠没把风把好,自己闻声后就立刻溜的没影了。  “哼,你们跑不了了!快给我站住,不然我就……”这只鼠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去路,边狞笑边恶狠狠地说。后面其实没有话了,但用这半句话吓唬他们要比整句强百倍,他乐极了。  此时,一些扛着短剑的鼠兵们跑了出来,匆匆点着了古堡四周墙壁上的油灯,两只窃贼一下子暴露在光芒之下。大门咿咿呀呀地响动着,两个空手鼠兵把门也关上了。  他们如同一股乌云般全都慢慢压上来,都带着尖嘴猴腮鼠一样的坏笑,尖嘴猴腮鼠则站在门口,交抱着短小的双手,怒视着这两只翁中之鳖,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兰溪躲在贝勒的身后,两只闪闪的黑眼睛露出许多惊慌和恐惧。但贝勒并不十分害怕,她的心中偷偷盘算起来。他原本以为还是人类掌控着这座古堡,原来已经是同胞的天下了,也就是他自己的天下了。  尖嘴猴腮鼠看了一眼没有被这种气势吓倒的贝勒,心里不服气,横着两只小圆眼,说,“你们是谁!敢偷我的东西?知道本大爷的厉害吗?”说罢,一些鼠兵开始蠢蠢欲动,被他拍了拍手叫停了。  没等贝勒开口回答,尖嘴猴腮鼠就看到了躲在贝勒身后的兰溪,心里乐极了,他想到了惩罚的方式,嘴里咯咯地笑起来。  贝勒还是不怎么害怕,他反问道,“你们是谁,我们就是谁!快放了我们,我们有救兵,这里以前是我们的!”  这时,从一个房间里走出了一只眉清目秀,毛发梳理的极为顺畅,五官都很端正的的鼠。他就是鼠王的二儿子奋奋。  “你说什么?你们倒底来自哪里?怎么会……?”他显得有些激动,然后很惊喜地走过来,一眼瞥见了依在贝勒怀里的兰溪,只是一眼就被深深吸引过去了。  兰溪显得有些拘谨,极力避开他的目光,“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们把东西还给你,以后也不再来了…求求你们…”兰溪开始抽泣着说。  “放了他可以,但是你得留下!”尖嘴猴腮鼠朝兰溪坏笑着。  “乐乐,你先别闹,他们可能是我们一起在铁笼子里的同伴!”  贝勒撇撇嘴,不以为然,“什么同伴不同伴的,你就让我找到我的另一半吧,算我求你了,我的好奋奋!”  奋奋噗哧一笑,“找另一半可不是像你这样的,好了好了,你先别说话。”  “你是二王子?没错,你的声音我听的出来!”贝勒的声音颤抖起来。  奋奋笑起来,“你是贝勒?这么久了,你的模样变的我快认不出来了!”奋奋说完就转眼看着兰溪。同时,兰溪惊疑不定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奋奋凝视着兰溪那双清澈明亮的黑眼睛,顿时,心中犹如电击,怦怦直跳。  兰溪羞涩地垂下眼帘,偷偷抹去嘴角的一丝笑容,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了王子还是别的什么,但她不敢让人知道她的笑。  看到所有鼠的视线都被兰溪吸引过去了,贝勒趁机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兰溪,是我在外面流浪时遇到的。”  奋奋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兰溪的身上收回来,乐乐乐极生悲,撅嘴不语。而兰溪也是低头不语,鼠兵们正愣着,没有鼠注意到贝勒的话。  贝勒看了看乐乐,“这是三王子吧,我刚才都没认出来呢…这都是误会呀。”  “去,去,去!”乐乐没好气的跑开了,一些乐乐贴身的鼠兵也无趣地跟着走了。  “咱们边走边谈,父亲见到你们肯定高兴死了……”奋奋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瞥瞥躲在贝勒身后的兰溪,一边说。  很快,奋奋就带着贝勒和兰溪去见鼠王。  余下的就没有乐乐什么事了,乐乐的心又受到了一次打击。乐乐的“事”已经失败了好几次了。    三、重建鼠国    几番寒喧和交流之后,得出正论:贝勒,兰溪以及逃掉的那个全是这个国的成员。并且,他们还知道其他流亡在外的鼠的下落。  鼠王随即下令,召回那些流浪者,成立实至名归的鼠国。  在威廉家族霸占古堡之前,古堡一直由这些鼠们掌管着。但由于鼠的数量实在太多,为了便于管理,迫切需要形成统一的管理机制。那时候,古堡里的鼠可谓鱼龙混杂,什么样的鼠都有,大家谁都不服谁,明争暗斗,谁做鼠王的位子一直定不下来,而且,就算定下来的话,很可能引发一场激烈的内部争斗,更有可能导致内部分化。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具有非凡魄力的鼠站了出来,他让大家不要相互猜忌,团结对外才是重要的,另外,他还提出了一项非常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策略,那就是自己动手耕种食物,不要再到外面偷,要彻底丢掉身上的骂名,直起自己的腰,给世人一个崭新的姿态。  开始时候,鼠们都笑话他,并不按他说的做,作为一只鼠,不去偷不去抢,那还是鼠吗?害怕被抓,害怕这个害怕那个都是胆小懦弱的表现,只能说明你不是一只强大的鼠!再说古堡里还有许多奶酪,何必自己动手呢?  只有少数的鼠实行了他的计划,在古堡外开垦了几块土地,并种起了食物。很快就有了收获,比起那些坐吃山空的老鼠来说,他们感到很充实、满足和骄傲,而且从来也没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比单单收获一点自己动手种植的食物意义更大。  因为他们以前的生活都是躲躲藏藏的,从来没有一种安全感。这就像是一种宿命,作为鼠就应该是去偷,是去骗,整天担惊受怕,而且住在差的环境里。  是这只鼠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不,应该是说改变了他们的思维,那种从来不会在他们的脑子中和世人的脑子中改变的思维。  渐渐地,其他表示不屑的鼠也实行了这个策略,自己动起手来,到外面耕种食物,同样收获了数目客观的食物,和一种骄傲自信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棒极了。  这只鼠的声誉和地位因此变得非常高,古堡里的鼠们一致认可尊他为鼠王,成立鼠国。鼠王随即并且任命一些官职,颁布了许多法令,每只鼠几乎都在为这个国家出力,鼠鼠都感到精神饱满,生活充实,乱糟糟的古堡一下子就被治理的井井有条。  自从老威廉的到来,鼠国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鼠王并没有做出反抗,据说,老威廉跟他说了一个秘密,然后他就主动服从老威廉,并被关了起来。  直到今日,也就是威廉家族彻底灭亡时,鼠国成员才重见天日,目前的鼠王正是奋奋和乐乐的父亲。  时间悄悄流逝,鼠国成员越来越多,除了当初从这里逃出去的以外,许多都是街头人人喊打的背负着无数恶名的普通老鼠。  按照鼠王的指示,这些鼠成了这里的卫兵,并接受专业训练,配有自己的武器,不但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不受别人欺负,也负责鼠国的保卫工作。比如说,专门对付一些外来入侵者,如他们的天敌:猫。  而那些曾经已经是这个国的成员的鼠,他们的后代就恢复各自的身份,共同治理这座古堡,希望重铸辉煌。  每天早晨,鼠王和鼠后都要召集古堡里所有鼠举行简单的早朝仪式。鼠王鼠后身披紫黑色风衣,头带金黄色王冠,正襟危坐。而鼠王的三个王子和一个公主也坐在一旁,参与讨论。  个流程是大臣们则会把前一日的劳动成果汇报给鼠王鼠后,然后鼠王鼠后会依照一贯的标准来判断昨日的劳动是否达到预期的成果。  第二步就是负责守卫古堡的鼠兵们则会把昨日古堡周围的攻防守卫情况一字不漏地汇报给鼠王,由鼠王来判断是否需要加强防御工作。  然后一步,负责食物的鼠兵们会对古堡里前日所消耗的食物做出精确统计,并向鼠王汇报数字,得出食物消耗是否超过预期。  汇报完这三项之后,鼠兵们便退出,继续去干自己的事情,而鼠王则会依据这些情况来做出一些决策和判断,是否已带领鼠国走向辉煌。  当然,让鼠王鼠后关心的事还是食物的问题。仓库里的奶酪是威廉家族留下来的,但是数量有限,古堡里的事鼠的数量又一天一天增长,必须自己动手生产才能彻底解决食物问题,而不是完全依赖奶酪。不过,目前的形式比较不错,大家的干劲都很足,生产活动都进行的很顺利,食物来源暂时不用愁。 共 40219 字 9 页 首页1234...9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