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思念谁完结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4:28 编辑:笔名

第五章  小月出院后,跟我比较亲近。  但我还是没有勇气提出跟她约会,或许是我还没准备好吧。  这几天晓琳频频出现在我的梦里,我看见她一时沉默一时微笑,一次,她说:“宣厚,别再有顾忌,既然喜欢了,就要像个男子汉,前怕狼后怕虎的不像你。”  她依然支持我。  我约子建出来,跟他说了章小月的事,他个反应就是:“你了解她多少?”  “人事部有她的资料,要了解她可以去找。”  “我不想再看到你受伤,其实雪盈已经离婚,你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我摇头:“过了就应该往前看,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什么事过了都不能再回头了。”  “我知道你仍然想念她。”  “我也想念晓琳。”  他生气:“什么事都钻牛角尖,越走越深走不出来。”  “我对她的爱一去不复。”我只能这样说。  对伤害过我的人,我依然害怕,我怕再看到她时,她手上拿着另一把刀,再伤我一次。  “可是......”  “别再拉拢我们,我们都清楚知道,不能再走到一起了。”  子建知道事情已没有弯转,只得沉默。  “你这么关心我,我很感激。”  “这是事实,我一直认为没有比你更爱雪盈的男人。”  “别把我说得那么好。”  “你跟章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他问。  “其实我们还没真正约会,关系还没确定,光我一厢情愿还不够的。”  “宣厚,你就这点婆妈,看好目标,动作就要快,别让别的男人捷足先登呀。”  我笑:“谢谢你提醒,成功了我会带她去拜访你的。”  我有忘记雪盈吗?没有,曾经跟你一起生活过的人,不会那么容易忘掉,但再度与她在一起生活,又是另一回事,而且再也没有必要再一起。  我不会忘记任何人,每一个与我生命有关联的人,她们都藏在我内心深处,我都空了一个位置给她,偶尔想起,或开心或心痛,但,就是不能忘记。  第二天我上人事部找小月的资料,一看,除出电话姓别外,其余一切都是空白,怎么可能,至少上有高堂呀。  迷一样的女人。  下班后,无端端的下起大雨来,很多同事都没带雨伞,还好,我办公室有一把备用伞,走出门口时,看到小月一脸愁眉的站在门口,望雨兴唉,这是一个好机会,我连忙走上去,吐出一句废话:“没带雨伞呀?”  自己说完都想打自己的嘴巴,说了等于白说。  小月点点头。  我又说:“来,我送你回去。”  “可能不同路。”她略带迟疑。  “没关系,我不赶时间。”  “好吧。”接着她说了一个地址,原来是住在我家附近。  一路上,我们都沉默,我尽量把伞往她身上移,自己却淋湿了半边身。  到了她家楼下,她站着微笑,说:“上来喝杯咖啡吗?”  我求之不得,连声说好。  她的家是简单的一室一厅,屋内摆着实用的家俱,满室有说不出来的香气,像花香又像是香水的味道。  她很快端了两杯咖啡出来,我把淋湿的外套脱下,她也拿进去烘干,她就坐在我身边,我想问她关于她的一切,但我终没有开口,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向任何人问任何事。  看着她低垂的眼睑,白皙的脸上配一副黑框眼镜,一头长发垂在肩上,修长的手指握着咖啡杯,呵,多美的一幅景像。  我说:“小月。”  “嗯?”  “你有胃病,应少喝点咖啡。”又一句废话。  “今天我是舍命陪君子。”  看,人家多会说话,听了叫人舒服。  “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我冲动的说了出来。  她没说话,可是脸上明显的飞起了红霞。  我忍不住把她拥入怀了,低头吻了她。  呵,感觉真好,又好像到了云端的感觉。  失去的快乐又回来了。  那一晚,我留了下来没走。  早上醒来,听到清脆的鸟叫,推开窗,晨光照进来,满屋光亮,窗外的风景美不胜收。  窗外的树已经开始吐出新芽,这不是春天是什么。  我跟小月说:“风景真是太美了。”  她也站在窗边说:“好久没有好好的欣赏眼前的美景了。”  我深呼吸,是早晨清新的空气,夹带着树叶的气息,令人精神一振。  我们相继梳洗上班,一路上,我紧握她的手,心情无比轻松。  到了公司,同事们都向我们投来奇异的眼光,那好像是好奇多于祝福,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站在门口,扬声道:“同事们,我有事要宣布。”  小月扯扯我衣角,分明是害羞。  “小月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想打她主意的男同胞,请体谅。”  一阵哄笑。  笑完后纷纷回到工作岗位上忙起来。  秘书拿文件进来,“早就知道你们会在一起。”  “我想听的是祝福。”  她口不对心的说:“祝你们早日完婚。”就差下一句,好让我死心。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已决定再向公司请假,我要好好的享受跟小月的二人世界。  看到小月,我把我的想法跟她说了一遍,等待她的点头。  她沉默良久,终于说:“工作虽然不是我的一切,但我们在同一个公司,天天都可以见面,何必多此一举呢?”  我的心马上冷却下来,我是太孩子气了,我让欢乐冲昏了头。  “我听你的。”  她摸摸我头,“真乖。”  我心暖暖的,好舒服。  我们凝视半晌,忽然之间,像初恋的男女一样,轻轻吻了对方一下。  宣厚,你是一个幸运的人,你爱的人,她也爱你。  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拖着她在街上毫无目的地的走着。  我们好像变得可以飞起来,离开凡尘都市,飞上云宵。  没过几天,公司派我去出差,到我要走那天,我依依不舍,她也想说几句叮咛的话,我也有话交附,奈何就是开不了口,千言万语终于化成一个拥抱,我们彼此感受着离别的气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静得连彼此的心跳都听得一清二楚。  “等我回来,到那个时候我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我许下承诺。  小月沉默,眼红红的。  我转身就走,我怕看她的眼睛,也怕自己忍不住流泪。  在出差的几天,我吃不安,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小月,想着她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像我一样想着我。  我恨不得能长双翅膀,可以马上飞到她身边。  终于到了回来的那天,我一下车,就直奔小月家,本来想掏出钥匙开门,但还是按了门铃,今天是星期天,我知道她会在家。  门被拉开,却是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我一怔,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找谁?”他上下的打量我。  “我找小月,她住这里的。”  “呵,她刚出去,你是谁?”  “我是她的男朋友。”  “什么?”他一脸不置信,“你是她男朋友,那我是她什么?”  看他的表情我已经猜出来,他要么是小月的男友,要么是她的丈夫。  “先进来再说。”他说。  虽然他一脸胡子,但举止还算斯文,于是我硬着头皮跟着他走进屋里。  屋子还是那个屋子,只是屋里多了另一个男人。  我知道他心里也有千万个问号,我何尝不是?  我们双双坐下,他问我要喝点什么,我摇头,我在等待坏的一刹到来。  果然,他说:“我是她的丈夫。”  我虽然有心理准备,脑袋还是嗡的一声,眼前火花四溅。  他说下去:“我们结婚五年,育有一子,我在外工作,她在家带小孩,我们的生活本来平静安稳,男主外女主内,可是她却说要出来工作,说什么生活没有寄托,我看她无聊得荒,就答应了,接着她就去了现在的公司。”  他停了一下,“我听了你们的事,就马上赶了过来,我大人一个失去她倒无所谓,只是小孩不能没有妈妈。”他有充分的理由把我击退。  忽然我明白,我的女友不单是别人的妻子,还是一个小孩的母亲。  要跟她在一起,必须承认她过去的一切,这不是伟不伟大的问题,是个人思想能否想不想得开的问题。  一开始,我们都是天真无邪的小孩,渐渐长大,我们心中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是,我知道,她对我的感情是真的。  我又何尝不是?  不能说是她骗了我,她只是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我站起来告辞。  “你不等她回来。”他问。  “不。”我苍白着脸,“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其实我们是相亲结婚的,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如果她要离婚,我愿意成全。”说得如此轻巧,好像转让一件衣服一样。  我不能小看他,他的形象在我面前一下子高了起来。  我只能说:“你很看得开,但我需要冷静一下,失赔。”  我逃离出去,我该如何面对小月?  或许早点知道事情的真相对我是好的。  仿佛间,我来到了星月酒吧,我需要大醉一场,醉得不醒人事,明天醒来,这一切都是梦,那多好。  我大口大口的灌着各种酒,红的,白的,直到舌头大起来,我不停笑,不停的说了很多话,诉说着我生命中的三位女人,她们都不属于我,可是我是那么的爱她们,我倒在沙发上,朦胧间有人问我住哪,我说了小月的地址。  我头痛得像要炸开一样,喉咙很干,我想喝水,睁开眼一看,天,我躺在哪?鼻端嗅到熟悉的香气,这分明是章小月的家。  我抬眼看去,刺眼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小月穿着一条白得几乎透明的裙子倚窗站着,微风轻吹,窗帘飘动,阳光洒在她身上,美得像天使。  我假咳一声,她转过来,“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  她过来在我身边坐下,“你怎么看我?”  “每个人到了现在都不可能是一张白纸。”  “说得多好。”她低下头。  我握着她的手,放在脸旁,我说:“小月,去收拾一下行李。”  “怎么了?”她奇怪的问。  “我带你去天崖海角,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从头开始。”我语气坚定。  她的眼泪像珍珠一样一下流了下来:“为了你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一辈子感激你,但,我不能走,我们都有包袱,孩子需要妈妈,你父母需要儿子,我们不能......”  我忽然恨我父母,恨他们怎么生了我,让我在爱情路上受尽了苦。  我们抱头痛哭。  我愿意就这样抱着她一辈子,希望这一刻变成永恒,时间就此停顿。  半晌,我说:“小月,你有权利追逐幸福。”  “我不希望我的幸福建立在小孩的痛苦上。”她哽咽。  “你真伟大。”我由衷的说。  “不。”她摇摇头:“这不是伟大,这是责任问题。”  她永远头脑清醒。  可惜伊人不再属我。  “宣厚,认识你真好,你让我觉得世界多么美好,虽然幸福短暂,但至少我拥有过了,此生无憾。”  “你什么时候回去?”  她无奈的苦笑:“我打算明天就走,公司方面,留下一个摊子给你帮我收。”  “别管公司了,让它见鬼去。”要命,刚愈合的伤口又被撕开,我的心再次隐隐作痛。  我真不能相信,我还能活下去。  回到公司,同事们都投过同情的眼光,他们早就知道小月是有夫之妇,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我大步走进办公室,纵使心里千苍百孔,表面依然笑靥如花,希望我能做到。  我先到人事部替小月辞退她的职位,找人顶上,剩下的留给人事部做。  恋爱过的人都知道,爱情只有三个结局:结婚,分手,同归于尽,我的经历不算太差,倒下去不要紧,重要是要赶紧爬起来。  事过境迁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只怕我以后不会再轻易爱上别人了。  我也不再喝到烂醉如泥,看到我倒下,仇者快,亲者痛,更不值得。  只是偶尔见到白衣女,我会想起她们,她们都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怎会轻易就可以忘掉?  既然忘不了,只好在心里空一个位置,用来放着她们的爱,偶尔想起,总是好的。  经历过总是好的,让我在以后对人对事,都懂得留一手,这样自己会好过一点。  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当然要好好的活着,而且要活得比从前好,活着本身就是享受过程,结果是怎样,谁在乎。    全书完 共 465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西医对逆行射精的认识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看着前方

下一篇:永不停止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