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菊韵小说艳遇的夏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09:11 编辑:笔名

本小说纯属虚构,如与现实雷同,实为巧合,作者不负担任何责任。    1  那个夏天的夜晚,甄有福不知她的名字叫珊珊,只是单纯的企盼着一次艳遇,自己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想法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命运……    十年前,广州的燠热盛夏的午夜,在内环路的高架桥上,甄有福发现了在往来的滚滚车流里踯躅而行的珊珊,出于好心,费了好多口舌和诚心,珊珊才上了自己驾驶的小货车,然后,送她去旅店。  在登记房间的时候,甄有福好心地问“你准备住几天?”  “就今天晚上。”她冰冷地回答。  “一晚够吗?明天你要去哪?是否需要我通知你的家人……”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她很不耐烦地冲甄有福嚷嚷着。  大厅前台负责登记的女服务员抬起头来,狐疑地看着甄有福,他赶紧闭口,什么话也不敢说,偷偷瞄珊珊一眼,她的娇艳的脸如北极的冰峰,咝咝朝外冒出刺骨的寒气。  甄有福用他的证件办好了住宿手续,将她送到客房,殷勤地打开房门,开了灯,让到一边,珊珊慢慢地踱进去后,一下倒在床上,然后,躺着一动不动的,如同死了过去。  甄有福站在房门口,手里捏着门卡,忐忑不安。  “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饿了。”她闭着眼睛,如一具僵尸,只有那两片鲜艳的红唇缓缓地蠕动了几下,微弱的声音,如美丽光润的细玉从口腔里琮琮地滚了出来。  “要不,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什么?”有福在客房的门口讨好地问。  她微微动一着下巴,算是同意。  甄有福轻快地走进客房,给她倒上一杯水,由于激动和紧张,或许是内心对艳遇的迫不及待,倒水时大半的开水洒在了杯子外,他用颤颤悠悠的双手捧着,晕乎乎走在客房的地毯上,走过去,放到床头柜上,“你,先,先喝杯水,我,我就下楼去,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出房门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静静地躺在床上的性感娇嫩的珊珊,喉咙咕噜一响,吞了口涎沫,轻轻带上门。  已经深夜一点多,食铺大多打烊。甄有福在旅店附近转了几条小巷,找到一家大排档,叫了几个菜,立等着炒好用盒子装着,提着急匆匆地回到宾馆。  进到客房,珊珊已经冲完凉,围着浴巾,坐在床头,顶灯关了,只开着一盏床头灯,电视没开,寂静的桔黄色的灯光里,空调发出咝咝的响声,好象是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在吐着信子。  甄有福的紧张得心砰砰直跳,血液一下沸腾起来。  但是,他很快控制住自己,把装饭菜的盒子放到珊珊的面前,说:“你快吃吧。吃完,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说完,很不情愿地转身欲走。  “我……你,不要离开我……我……好孤独……你陪我一会儿吧……”她嗫嚅着,声音很轻,那么美丽、哀愁和无助,在床头的柔和的灯光的映照下,她半裸露的胴体十分性感美丽。  甄有福没有任何拒绝她的理由和勇气,他一直在盼望这一份艳遇,期等着她的暗示。  不能说甄有福失去了理智,不能说他不够正人君子,指责他是个好色的淫棍,从他在高架桥上见到她的眼,甄有福在潜意识里就企盼着有点什么激情的东西……明确地说,就是一次艳遇!  通常,男人见到美丽漂亮的女人,潜意识里都会这样,他们浮想联翩地放肆的进行性的幻想……除非是圣贤,才能控制那些肮脏的思想并纯洁各种意念……但甄有福只是一个打工仔,虽然他大学毕业,一个打工仔能要求他做个正人君子吗?  甄有福大学毕业后,只身南下广州在一家快递公司打工,楼价飞涨,三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一间厕所的面积,不敢找女朋友,每天累死累活的,工资只够维持基本的生活,一个典型的月光族,灯红酒绿的淫逸生活与他的无缘,可是,甄有福正年轻力壮,身体内有洪水般汹涌澎湃的雄性激素在日夜分泌着……  这时,甄有福激动得浑身颤抖,晕晕糊糊的不知所以了。  珊珊关了灯,飞奔着把她赤裸的身体投进甄有福的怀里……  他们开始做爱。  不能地说甄有福只是为了兽欲的发泄,在高架桥上眼看见珊珊时,他就爱上了她,他甚至猜想过,如果珊珊是一只鸡婆,他会爱她,只要她愿意。  这寂静的深夜,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比做爱更快乐更有意义更能使人的灵魂与肉体水乳交融的?  甄有福是一只饿极了猫,见了横陈在盘子里鲜嫩肥美的美人鱼珊珊,就算下一刻死了,也是要吃个饱的。  珊珊全身冰冷,一动也不动,对于甄有福的热烈没有任何的反应,甄有福仿佛是在强奸一具冷艳的僵尸。  做完后,他们先后上洗手间冲洗身子,她吃了点东西,然后,他们仰躺在床上。  有福想和她聊点什么,在满足了动物基本的冲动后,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想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家在哪里,多大,遇上了什么事,诸如此类的,但是,甄有福问珊珊什么,珊珊都如哑巴和聋子般,毫无反应,一言不发。  既然珊珊不答,甄有福也不再问了,在广州这个美丽的花城牛马般的劳累了一天,加上刚才暴风骤雨的如火山熔岩爆发般的动作,他的眼皮一波又一波的愈来愈沉重起来,好奇与兴奋像潮水样一层一层的退去,他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就在甄有福朦朦胧胧快要睡觉了的时候,珊珊用手轻轻的捅了一下他的腰,说:“你要睡了吗?”  有福身子一跳,“没呢。”他侧起身来,看着珊珊雪白俏丽的脸庞,秋水样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一下又兴奋起来,便去亲她的嘴,手脚也不老实起来。  “别……我现在不想,很不想……不要,不要!好不好?”珊珊用手挡住有福的嘴,“我就想说说话……我们说说话吧。”  “我……”有福无奈地把刚上一半的身子从珊珊身上滑落下来,悻悻地说:“好吧……说什么呢?刚才,刚才我问你,你都不理我的……”  “我不想告诉你的,你问也没用。”  “那我不问,你讲,我听?”  “我给你讲我大学的一些事……或者故事……”  “好……”  “其实,也不是什么故事,只是现在我突然的想起来那些的日子了……”  “我愿意听。”  “不许打断我。”  “好。”  “不许睡觉,你睡觉我发现了,我就……我就掐你!”珊珊用白玉样的手朝甄有福的脸上和胳膊上比划着。  “好。”甄有福笑了,越发觉星珊珊可爱动人,他忍不住去吻她的红唇,然后来个温香软玉满怀抱,火山样爆发的冲动想要她。  珊珊冰冷冷的,拼力挣脱他的怀抱。  “说好了的!我不想!你这人咋这样的不讲信用?!”  “好好好!我不做!等你讲完故事,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甄有福尴尬地说。  “一个色中饿死鬼似的……”珊珊用软嫩的手指戳着他的鼻子。  “你快讲吧。我洗耳恭听。”甄有福笑着,珊珊的玉手指好象在呵到他的痒处,他愈发要忍不住了,赶紧催促她讲故事。  于是,珊珊开始讲了起来,自言自语的梦呓般的,声音沉缓清越,如小提琴在演奏《思乡曲》,如怨如诉,如清冷的月光般的,在深夜的深山密林的寂静的山溪涧流淌……    2  ……大一时,我有一个好友,绰号叫轻舞飞扬,给我讲她读到的一个凄美的网络故事《次亲密接触》。憨厚、幽默的大学生“痞子蔡”,在网上认识了漂亮、纯情的“轻舞飞扬”,他们互相欣赏互相爱慕,却迟迟不愿见面,他们清楚,网络是虚幻的……在网恋了很长时间后,终于鼓起勇气相约在某间麦当劳餐厅见面,惊喜地发现彼此是对方的梦中情人……可此时“轻舞飞扬”已病入膏肓……他们爱得地动山摇海枯石烂,终“轻舞飞扬”还是化为一只蝴蝶,翩翩的恋恋不舍地离他而去……  故事外的轻舞飞扬眼里噙满泪水讲着,,忍不住的呜咽起来,引得我也暴雨般陪伴她倾泻着眼泪。  从那时起,她和我说,她今后就是故事里的女主人公轻舞飞扬,一定要找到她自己生命中的那个“痞子蔡”,在他们俩人的爱情罐头的保质期上写下“一万年”……为了寻找爱情,在茫茫的大海里,她从此成了苍白的悬挂在孤单的桅杆上的远航的船上的一片孤帆……    ……唉,好多年没有见到轻舞飞扬了,无缘无故的心里充满了的忧伤,逝去岁月啊!……祭奠一下那些一去不返的青葱岁月吧……那些鲜嫩得掐得出水来青葱岁月呀,如今都去了哪里……  女孩的心思……少女的洁净的心思,你能懂吗……唉!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你一定会莫名其妙的吧……我可不管,我只想说说,就是说说而已……你就好好的给我听着吧……    轻舞飞扬高我一届,专业是美术,爱穿一套牛仔服,喜欢把长长的头发甩在微风中飘飞,以此来和她自己取的绰名吻合……飞扬不爱喝可乐,但从不抗拒啤酒……一年四季长沙街头巷尾的店铺都经营得很晚,在寒冷的冬夜,十二点多钟了,街道上依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两个小女生,穿着大棉拖鞋,披着大衣,慵慵懒懒的,沿着宿舍的狭长的楼道往下走,那种感觉,回忆起来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留声机里播放出来的“夜上海”的音乐……大风呼啸里,我们步出校门,门口有数株粗大挺拔的梧桐树,在严冬里脱下了盛夏翠碧的绿装,在霓虹灯的照射下,遒劲的枝丫直指彤云密布像锅底似的紧紧扣在头顶上的夜空,强劲寒冷的北风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横冲直撞,那些粗壮的树干在微微地颤粟着……我们相扶着,故意嘻嘻哈哈的大声嚷着笑着,好让呼啸的北风把它们带到远处,飘入那些小男生的梦里去……  学校对面的小食店里,老板娘的眼光不停地往校园里逡巡,一逮住我们的身影,她脸上便挤满了笑容,被穿堂风的冻得僵硬的肥胖雍肿的身躯仿佛一下就恢复了活力,脚步魔术般的变得轻快敏捷,我们还没进店门,她就迫不及待地摇摇摆摆地拿出我俩每次必点的啤酒与麻辣烫来。  ……我不喜欢喝啤酒,可每次都要笑着陪飞扬喝一杯,几口下来,马上就头皮发麻,苦不堪言。每每这时,飞扬会不屑地看我一眼,一把抢过我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净,说不愿让我糟蹋了她的美酒……我只有在一旁愣愣地无辜地望着她一杯接一杯地痛饮着……  大学的日子是多么的快乐!我们会目不斜视地走在大街上,矜持地笑得花枝乱颤……啊,那些琐琐碎碎颠颠倒倒的一去不复返的快乐日子啊,回想起来是多么的浸透了伤感的甜蜜啊……  我们都没有男朋友,心里都渴望着拥有人生中美丽的永不凋败的爱情。我们将怀春少女的甜蜜的梦写进日记里,脸红心跳地将日记本藏在安全的地方,生怕被别人偷觑了去;我们也都曾懵懵懂懂的爱好文学,朦朦胧胧写下过许多不知所云不敢示人的文字,给一个也许从来未曾存在将来也永远不会出现的某一个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男生……或许,这仅仅是一个梦的影子而已。少女时代是一个接一个的或连续或间断的甜梦,一些梦灰飞烟灭了,留不下一丝一点的痕迹,一些梦却顽强地生长在心里……  有一次,她问我:“谁将成为你梦中的白马王子?”  我笑着答道:“要说我的那位王子呀,他不必太帅,但须得高大;眼睛不要太迷人,当不可近视;牙齿不要太漂亮,可一定得白而整齐……”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把头一扬,头发漫空飞舞,大声而郑重地告诉我:“那是一头牛!”  她这一声的大叫,吓得我魂都掉了,老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她却对我不理不睬,独自的哈哈大笑了大半天。  为了寻找她心中的“痞子蔡”,同时,按她的说法,也是为了帮我寻找我心中的“那头牛”,飞扬曾多次的二话不说,扯上我从河南坐巴士到河西的国防科技大学去,据她说,那所高校有许多憨厚幽默的“痞子蔡”和我要找的“不戴眼镜的牛”,可是,她始终没能邂逅上她心目中的“蔡子痞”,我也没能遇上我心仪的“那头牛”……每次,我们都满怀着美好的憧憬,忐忑不安地热烈地期待着能发生点什么的心情而去,在那所美丽大学的松软如茵的草地上看书聊天,在冬日正午温暖的阳光下美美的睡上一觉,等到太阳西沉时,便又着嚼着槟榔,懒懒散散地笑着骂着,东一句西一句地评论着当天看到过的“痞子蔡”和“一头牛”,心灰意冷地回到我们自己的大学校园。  飞扬沮丧气恼地对我说:“再也不来这鸟地方了!”  我只看了她一眼,什么没说,心想:她会那么快就死心了吗?那她还是轻舞飞扬?!  果然,过不了几天,她那死了的心,又蓬蓬勃勃地生长出希望来了,二话不说,拉着我便往那儿跑……  我知道,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那片美丽宁静而又闻名遐迩的大学校园了……    3  你去过长沙吗?秋天,应该是长沙这座城市美丽可爱的季节。  我们那所大学的校园里种满了桂花树,我坐在篮球场边的栏杆上,光着两只脚丫不停地晃啊晃啊,凉爽的秋风拂过脸颊,把淡淡的甜甜的桂花的芬芳送到我的鼻端。我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儿,沉浸在桂花的芬香中,想着只有自己才能懂的少女的心事…… 共 1773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西医治疗无精症的常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
癫痫诊断方法?

上一篇:不清白的人1

下一篇:戊戌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