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却把竹马揍重生

发布时间:2019-06-25 19:10:14 编辑:笔名

此为防盗章左?还是右?早知道刚刚就应该问一问霍司制才是……看着那两个并没有什么区别的路口, 矣姀犹豫着要不要闭上眼睛随便走其中的一个, 大不了到时候走错了, 再重新走回来的时候, 她看到了一个作女史打扮的女子正从其中的一个路口往她的方向走过来。∝杂√志√虫∝矣姀瞬间有些喜出望外。既然那个女史是从其中一个路口走过来的, 那么她应该知道要去东宫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矣姀迎上去。端着汤盅的女史被她吓了一跳, 停下脚步有些谨慎地看着她,“你是……”矣姀笑了笑,“我是司制房的女史,请问东宫该往那个方向去啊?”“你也要去东宫?”端着汤盅的女史有些惊喜的看着她,“我也正要去东宫。”“啊……那么巧啊, 那我们一起去吧。”“好啊。”走了一段路,矣姀看了一眼走在她身旁的女史,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是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虽然矣姀想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女史不住打量她的目光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所以矣姀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姐姐你长得好看啊……”端着汤盅的女史笑眯眯地说。矣姀:“……谢谢。”“姐姐你刚刚说你是尚功局司制房的人?我是尚食局司膳房的,我叫安妍,姐姐你叫什么呀?”“我叫矣姀。”“矣姀?”安妍歪着头想了想,叹了一句, “姓氏很特别啊……”矣姀笑笑, “特别说不上,只是比较少见而已。”“嗯, 我还是次知道有人姓矣的呢……”快要到东宫的时候, 安妍突然笑了。矣姀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忍不住也跟着笑了,“你笑什么?”安妍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地顾着自己笑,笑到,整片脸颊和耳朵都红了。矣姀:“……”她刚刚是做了什么不得体的动作吗?如果不是,安妍她又因为何事笑成这般模样?等等,安妍她好像笑得很……娇羞?好不容易等她笑完了,东宫的殿门也近在眼前了。安妍靠过来,声音小小地说,“矣姀姐姐,我刚刚笑,是因为快要见到丰神俊朗的太子殿下了。”矣姀:“……”原来如此。也怪不得安妍这个小丫头止不住笑意。原来是……春/心/荡/漾了。“咦?难道姐姐就不激动吗?那可是太子殿下啊……”安妍有些奇怪。“为了看太子殿下一眼,我们司膳房里好多女史都争着要来东宫送膳呢……”“可惜平日里太子殿下的膳食有专人负责,我们司膳房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来东宫。”“此次若不是因为皇后娘娘突然的吩咐,安妍大概也盼不来这个千载难逢,人人称羡的机会……”千载难逢……这成语用得……眼看着安妍饶有兴致地继续要说些什么,矣姀清咳了一声,“安妍,要不我们还是先进去把东西放好了,出来了再说?““啊……好好好。”安妍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矣姀姐姐,刚刚是我激动了……”“没事没事,可以理解。”东宫的侍卫放行后,矣姀和安妍步入东宫正殿。交接过后,安妍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矣姀忍不住笑了一声,安妍转头看她一眼,自己又叹了一口气后,然后也忍不住笑了。“矣姀姐姐不许笑我,真的……讨厌!”安妍娇嗔了一声。矣姀认真点头,“不笑你……哈哈”安妍:“……”太子不在东宫。只有他的贴身侍从见洺在。也难怪安妍失落不已。但是……看着安妍那张有些气呼呼的小脸,矣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笑。“哈哈哈哈……”矣姀的笑声小小的,但是还是让安妍在听到的瞬间涨红了脸。“矣姀姐姐,你说过不笑我的!”安妍伸手过来要捂住矣姀的脸。“哈哈……好好好,我会尽量克制的……哈哈……”矣姀一边躲一边往后退。突然安妍脸色一变。矣姀察觉到身后或许是有什么人的时候,身子已经不受她的控制了。她的脚步继续在往后退着,在瞬间之后,她的脚,踩到了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回转身子一看,矣姀大吃一惊。因为,她踩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太子殿下李屿。矣姀立即跪倒在地上,“请太子殿下恕罪。”一旁的安妍也赶紧跪了下来。明明是白天,四周却静得有些可怕。空气像是凝滞了一般。矣姀低头看着地下,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到无法控制。等了好一会儿后都没有听到太子殿下发话,矣姀忍不住微微抬眸,然后看到距离她几步远的地方有着三双不同的男式鞋子。三双鞋子。这说明,太子殿下的身边,还站着另外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或许是他身边的宫人,或许是当朝的大人……若是前者,她或许还可以保下一命。若是后者,看来来年今天便是她的忌日了……她踩了太子一脚,虽然是无心,但是这无疑是让太子殿下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如此一来,太子殿下为了挽回面子,放过她的几率应该是微乎其微的,甚至说,他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矣姀闭上眼睛。上辈子她是病死了,这辈子,却是因为犯了个小错误被处死了……人生啊……真是难以预料。“太子殿下,臣以为这个女史也并非有意而为之,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就此算了吧。”矣姀睁大眼睛。谁在替她说话?声音清醇而悦耳……还有那么点点的熟悉。难道,是她认识的人?可是她才进宫不久,除了尚功局里的人,并没有认识什么别的人啊……可是如果是不认识的人,他又为何替她说话呢?“看在魏大人的面子上,这一次,便饶过你了。”太子殿下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来什么情绪。矣姀的头更低了些,“是,多谢太子殿下,多谢魏大人。”绣着金龙纹的鞋子从矣姀身旁迅速走过,然后一双绣着祥云纹路的鞋子在即将路过她身边时却停了下来。身穿深绯色官袍的男人用一种淡淡的声音嘱咐她,“下次小心些。”“在宫里,以后无论做何事,都应谨慎为上。”矣姀心中一凛,“是,多谢魏大人教诲。”祥云纹路的鞋子走了,一双绣着竹纹的鞋子在她的身边微微停了一下,然后也走了。绣着竹纹的鞋子……有些似曾相识。矣姀猛地抬头,回转身子一看,只看到一抹深绿色的官袍消失在东宫的殿门后……“矣姀姐姐,你没事吧?”安妍走过来扶起矣姀,有些着急地看着她。矣姀摇摇头,轻舒了一口气,“还好,逢凶化吉,今日也算是幸运了一回。”“矣姀姐姐,你和中书侍郎魏大人认识啊?”安妍满脸惊奇。矣姀有些茫然,“你是说,刚刚救了我的魏大人是中书侍郎魏知隶?”“嘘……”安妍把手指唇边,然后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没有认错人,就是魏大人。”“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啊?你抬头看了?”“嗯嗯嗯……偷偷地看了一眼。”“……”“矣姀姐姐,你只是怎么和魏大人认识的?”矣姀有些头疼。安妍对此问题的兴趣不减,一直在问她,好像她不给她一个答案,她就不会停止问问题一般。矣姀想了想,半真半假地回答道,“还没有进宫的时候,在宫外见过一次。”如果那日傍晚巷子里的白衣男人真的是魏知隶的话。如果那日傍晚巷子里发生的事情不算闹剧也算是初见的话。那么她和他,是这样认识的。“原来是这样啊。”安妍点点头。忽而,她有些羡慕地看着矣姀,“真羡慕你啊,居然能让魏大人记得你……”矣姀:“……”“咳咳……”安妍有些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从我们见面到现在,或许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贪恋美色之人,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史,但是这并不能妨碍我对美的向往和追求,矣姀姐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对。”很有道理。“你也知道,宫里的日子其实很枯燥的。所以,为了让日子不那么的枯燥和无聊,总得关注一些东西分散一下精力对不对?”“……对。”日子若是枯燥无聊确实是很难过。“别人喜欢在茶余饭后说一些别人的私事,我就,我就……喜欢给我知道的美男子们按照他们的美貌来排个序,这样也是无可非议的对不对?”“……对。”只要那些美男子不知道这个顺序就无可非议。“再说了,也不止我一个人喜欢这样,司膳房里有好几个女史的喜好也和我的一模一样呢……”“我们平常聊起来的时候总是很投机的。”说到这个,安妍的脸上多些小骄傲。矣姀失笑,“好好好……我明白了。”眼看着前面到了分岔路口了,矣姀和安妍道别,“那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了。”“嗯,一定会再见的。”和安妍各走各路后,矣姀一个人走在回去尚功局的路上,脑海中回想起来刚刚发生的惊险,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压了压依旧在跳得飞快的心口,矣姀深呼吸了一大口。“下次小心些。”“在宫里,以后无论做何事,都应谨慎为上。”有道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来。矣姀不由自主地点点头。魏大人说得对。确实是应该谨慎为上。宫里终究是不比宫外。人命薄如纸的地方,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冒冒失失的,某天小命丢了,或许都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快回到司制房的时候,恰好路过了一从竹子。某种绿色自眼前掠过,矣姀的脚滞了滞,停了下来。不知道怎么的,回想起来她跪在地上时,看到的三双绣着不同纹路的鞋子。龙纹,云纹,竹纹。

吉林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唐山专治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