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华文】老人与小孩(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4:59 编辑:笔名
1、
“请问,您看见一条棕黄色的小狗吗?”
一大清早,老人厥着腿撑着拐杖,沿着街道两边,仔仔细细的寻找,他挨家挨户的去敲门,惹来不少人的愤慨。不少年轻人对他的背影一阵骂骂咧咧,那可糟糕及了,他原本不想打扰他们,老人低声哀叹,可那毕竟是条生命。
“你说的是那条瘦骨伶仃走路都打飘病歪歪的即将死去的小狗?”
“它迟早会死掉的,哦不!我讨厌你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不少人对他冷嘲热讽。
老人又敲开了史密斯先生家的大门,开门的是史密斯夫人,她打了个哈欠,还没睡醒的模样,耷拉着双眼,很疲惫的样子。
“真对不起,打扰您了。”老人记得史密斯先生已经离开很久了,她一个人带着一个非常调皮的儿子,他抬了抬头,很清楚的看见院子里乱七八糟的,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她:“夫人,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哦,没什么。”对于老人的询问,史密斯夫人只是微微低了低头,“我并没有看见你的狗。”她接着说道。
“抱歉,打扰你了。”老人报以一笑,转身离去。
“等等。”史密斯夫人叫住他。
“哦?”老人转过身来,很期望地望着她,他以为她见过他的狗,“你见过我的狗吗?”老人问。
“它对你很重要吗?”史密斯夫人反问。她问完,忽然想起老人已经一个人在农场里独自生活了几十年了,不禁有点黯然。
“是的!”老人望了望她,很坚定的告诉她。
“希望你能找到它。”史密斯夫人挤了一个笑脸。
“谢谢。”

2、
也就是一会的功夫,天就亮了,老人遭受了一顿白眼,可他觉得时间不够用,可惜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狗。再过一会,就要去农场放牛了,那是他的工作,对于他这样孤独的老人,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恩赐,农场主只是给了他一个生存的希望,他可是一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呢。
老人工作的地方,离小镇约莫十公里的柏油公路,他就在那条柏油路边的小水沟里发现了它,当时它浑身湿漉漉的,大概刚出生八个月的样子,浑身的毛都没长齐,希拉的毛发粘满了泥垢,湿漉漉地贴着它的身体,看起来瘦弱又渺小,站在水沟里瑟瑟发抖。老人很是心疼,把它放进衣服里,用身体给它取暖,过了一会它才停止了抖动,还在老人的肚子里发出“呜呜”的哀鸣声。到了农场,老人又给它喂了点牛奶,精心照料了三天,它总算活过来了。可近它刚学会跟在追逐老人的影子,它就忽然消失在老人的视线里。
也许它回家了吧,老人叹了一口气。
“嗨!”
一个很尖锐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思考,等他回过神来,那声音的主人看清楚他的模样,气势匆匆地对他吼道:
“老头,瞧着点?”
老人记得他,他是史密斯夫人的儿子,在圣彼得初中上学。
“你是小威廉?”老人很清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在问你话呢,老头!”
“是的,孩子,请问……”老人原本想问他是否见过他的狗,可话没说完,被他给打断了。
“我可不是孩子,我比你们大人可懂得多!我得警告你,你差点撞到我了!”
“哦,孩子,我很抱歉。”他撑着拐杖,沿着公路边,走的是那么慢,可他依然感到抱歉,因为他确实没有注意。
“长点眼神,老头!”
“很抱歉,下次我一定注意。”
“下次可别犯浑了!”他似乎来劲了,他想起学校的老师,也是这么吼他的,可他只能低着头,闭着嘴,享受严厉的审判。
“是的。”老人抬了抬疲惫的双腿,他要赶去农场。
“再这样,我就要惩罚你!”
“你必须向我道歉!”
“你必须长点记性!”
“……”
他仿佛就这样不依不饶起来,使出浑身的劲奚落着老人,这可比他在学校被老师训有趣多了。
老人无奈,他并没有感到生气,他为他的活泼挂满了笑容。


“嘿,你为什么不低头?难道你不感到沮丧吗?”他在前面走着,不时回过头来望着老人。
“因为我差点撞到了你,所以我必须面对。”老人回答。
“收起你那副淡然的面孔吧,就像……”他吼道。
“就像什么?”老人问他。
“就像他们一样,明明我没有错的……。”
“他们?学校的老师?”
“是的!当他们训我,当他们骂我,就是你刚才的模样,放佛一切都在他们的主宰之中,我真是受够这幅面孔了!”他恼怒着吼道。
“哦,抱歉!”老人努力挤出一个沮丧的表情,“我应该是这幅面孔,对吗?”老人问道。
可他摇了摇头,叹了叹气。
“你装的一点都不像,你知道吗?每当他们把我叫出来,我就会装作很沮丧的模样,等他们走后,我就站在他们的身后捧腹大笑,我嘲笑他们的无知!”说完,他对着老人挤了个鬼脸。
“孩子,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叫出去?”老人感到很奇怪。
“我说过,别叫我孩子!”他又一次恼怒起来。
“哦,威廉,他们为什么那样对你?”
“因为他总是欺负弱小,你知道吗?他的老爹就是我们的班主任,我可不是弱小,我可不会让他欺负,我会反抗……”
“听起来似乎很糟糕。”老人苦了苦脸。
“是的,糟糕极了,他经常惩罚我们。”他感到苦恼,因为没人相信他,也没人帮助他。
“惩罚?。”
“是的,我尤其讨厌他的大肚子,还有他那猥琐下流的眼神!”
“为什么?”
“因为……”
“因为什么?”
“没什么。”
“你想过战胜他们吗?”
“哦?”威廉仿佛很有兴趣,继续说道:“我从未想过战胜他,我为我而战,为琳娜而战!”
“琳娜是谁?”老人好奇的询问。
“琳娜是我的同桌,那个家伙整天拿剪刀剪琳娜的头发!”
“有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多了,比如,他把琳娜的书包藏在棕榈树上,还有,在琳娜的课本里画鬼脸,他老爹,就是那个可恶的班主任,整天变着法门欺负女同学,等等等等……”
“哦,可真糟糕啊!”老人叹息。
“别提有多糟糕了!”
“我到了,威廉。”威廉还想继续说下去,老人望了望岔路口,打断了他。从这条岔路口上去,再走几公里的路,就到农场了,他必须得赶在上午八点到达农场。
“哦……”他耷拉着眼皮,仿佛意犹未尽。
“没事的,孩子,我每天都会路过这里。”老人试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他每天都会经过这条柏油马路,看到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老人继续说道:
“好好上学……”老人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对了……”他还有话要说。
“你要说什么?”
“您在农场工作吗?”
“是的。”
“哦,你也是个有趣的老头!”他若有所思。

4、
第二天清晨,老人沿着柏油马路边的水沟里仔仔细细的寻找着,他在这儿遇见了它,他以为它回到了这里。终是没有发现它的身影,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
“嗨,老头!”还是那个声音。
老人回头,是威廉,他今天穿了一间白衬衫,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
“是你啊,孩子,你今天看起来很精神。”
“你在找什么?”威廉探了探头,他发现老人的焦急的表情。
“我在找狗,一条棕黄色的小狗,你看到它了吗?”
“哦,它走丢了吗?它什么时候丢的?”
“前天,我走在前面,它在后面追逐我,我原本以为它紧随我的步伐,可是走着走着,它就消失了。”
“哈!”威廉觉得很有趣,“我想,它一定是走丢了,然后……被狼叼走了!”说完,威廉继续笑着。
“我想,它一定是走丢了。”老人一下挺直胸来,他坚信,它还活着。
“也许……”
“也许什么?”
“也许被某个流浪汉剥光了皮,放在火堆里烤熟了,一口吃掉了,哈!”
威廉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趣,他哈哈大笑起来,可他笑着笑着就看到老人的身影颤抖了一下。
“孩子,你今天很精神。”老人转移话题,他不想与一个年轻的孩子讨论生命的话题,因为那太沉重。他看到过往的孩子们今天都打扮的挺精神,于是问他:“是学校有活动吗?”
“是啊,今天,将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他仿佛很期待。
“哦,那恭喜你,祝你玩的开心!”

5、
这段时间,老人依旧起早贪黑的寻狗,他仍是不放弃,尽管人们对他冷嘲热讽。
这天,他又一次敲开了史密斯夫人家的大门。
“你是要出门吗?夫人。”老人见史密斯夫人提着个包,似乎是要出门的样子。
“哦,出去一趟,您是来找您的狗吗?”史密斯夫人问。
“我不应该放弃它。”老人很坚定的回答她。
“那真可惜了,我想它现在过的很幸福。”
“但愿吧,”老人叹了一口气。
“可它只是一只狗。”史密斯夫人也叹了一口气,望了老人的身躯,似乎比以往更加佝偻了。
“可它还年幼,它应该奔跑。”老人说完,往里屋探了探头。
“您在看什么?”史密斯夫人发现他的举动。
“威廉在家吗?”对于这个活泼的孩子,老人很好奇,可他今天清晨走在柏油公路上,并没有再见到他。
“哦,他……”史密斯夫人别过头去,肩膀微微的颤抖,那颤抖的起伏越来越频繁。
“你怎么了?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吗?”老人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可史密斯夫人只是颤抖。
“我没事。”她轻轻地回答,竟在哭泣,那声音,就像羊的哀鸣声。
“能告诉我吗?夫人,别难过。”老人安慰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威廉他……”
“他怎么了?”
“他也丢了。”

6、
这天,热心肠的老人向农场主请了假,换来农场主的抱怨声,可他也没有再找他的狗,他与史密斯夫人一同赶到了圣彼得学校。
他们找到了威廉的班主任马勒老师,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
“哦,天啦,史密斯夫人,终于见到你了!”
马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刚从校长的办公室里出来,原因是,昨晚他的学生,也就是威廉,把他的儿子给打惨了,今天还被校长痛批了一顿。
“哦天啦,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力气,什么玩意,他可把我的儿子给打惨了,你知道吗?那个混蛋下手可真狠,他打的可不轻!”马勒老师呼着气,几乎是涨红了脖子指着史密斯夫人一顿猛喝:“我得问问你,夫人!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样的学生我可不要,这样的学生我们学校可不要,你要知道,我们学校一向备受关注,发生这样的事,对我们圣彼得学校来说,有多么大的影响吗?他们一定会说我们教学无方,你知道这对于我们学校来说是多么大的污点吗?”
“你说他丢了?昨晚没回家?鬼知道他猫在哪个角落里,让我逮到,非得让他好看,总之,他就是一个坏学生,不学无术!天知道他昨晚去哪儿厮混了!”马勒老师很恨地骂道。
史密斯夫人已经哭成个泪人,马勒老师的话,就好像把她整个人扔入了深渊。
“这之后的事情呢?”老人站在一边,他揉了揉眼睛,想把整个事情理清楚。
“你问之后?哦,我也想知道他之后干了什么,去了哪儿,我也在找他!他得向我道歉,向学校道歉,向我的儿子道歉,他必须得接受审判!”
“对于这样的事我们感到很抱歉。”老人对着马勒老师鞠了个躬。
马勒老师只是不屑,对于这个陌生的老人,他同样感到愤怒。
“别跟我来这一套,不管你是谁,你们找到他,告诉他,他——威廉,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他很恨地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呜……”史密斯夫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听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没关系的,我会帮你找到他的。”

7、
老人把史密斯夫人送回了住所,安慰了几句,自己也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农场,被农场主一阵奚落,总之,农场主告诉他,牛群们已经饿了一天了,再不想办法喂饱他的羊群,他就要克扣他一个礼拜的薪水。老人对此感到抱歉。
他推开存放粮草的仓库,把一摞摞的粮草洒进牛圈里,就这样来来回回,马上就过了晚饭的时段。
喂饱了牛群,月光已经升起,照射在老人的身上,拖了一道长长的倒影。他走出了仓库。

共 866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从老人寻狗,引出一个让人感概万千的故事。孤独的奥丁老人,坚持以恒地寻找一条小生命,人们对他的行为冷嘲热讽,但他依然笑脸相对,从不与人冲突,从不放弃。他在寻狗的过程中,认识了调皮捣蛋的小威廉,他是个问题学生,对于小威廉的讥讽、谩骂,老人一贯以笑脸相对,永远是那副平易近人的模样。在威廉犯下错误被学校开除之后,史密斯夫人(威廉的母亲)拿他也没有办法,但老人也没有把他放弃,老人把他留在了农场,悉心教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威廉上了生动的一课,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老人走了,但他逢善不欺,逢恶不怕的精神永远鼓舞着后人。他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低调地活着,从不介意别人的冷落和讥讽。被感动的心会带着感恩一路前行,即便成了众人眼里的傻瓜,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内心热望,直至离去的那一刻,他的形象才越来越高大。本小说非常感人,一字一句细细读来,意味深长。推荐精读!问好一水!你是棒的!【编辑:杏叶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050 9】
1 楼 文友: 2014-06-05 11:58:22 一水是个全能大家,写什么都有模有样,非常羡慕。学习!欣赏!祝福!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05 12:40: 5 每次都是杏姐鼓励我,支持我,鼓舞我!你的话有一股让我继续写下去的魔力,噢,天啦!太感谢您了!
2 楼 文友: 2014-06-05 22:04: 9 一水的小说总是耐心,娓娓道来,让人的眼神停不下来 婉若倾城。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05 2 :51:50 我在尝试,谢谢城主6岁儿童口臭
益气养阴吃什么药
拉肚子快速止泻的办法
孩子老流鼻血
友情链接
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十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便秘 小孩咳嗽不能吃什么 小孩子发烧 婴儿便秘怎么办 小葵花芪斛楂颗粒 小孩便秘什么原因 防治小儿便秘 8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小儿退热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小儿感冒药哪个效果好 婴儿咳嗽吃什么药 四个月宝宝咳嗽小妙招 宝宝反复发烧 宝宝睡觉出汗怎么回事 小孩怎样退烧快 儿童咳嗽药排行榜 三四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睡觉咳嗽是怎么回事 小儿反复发烧的原因 儿童感冒 宝宝感冒怎么办 宝宝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小儿发热怎么办 小孩风寒咳嗽吃什么药 宝宝睡觉出汗怎么回事 小儿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小孩咳嗽呕吐是什么原因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小孩儿发烧快速退烧法 两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发热怎么办 小儿风寒咳嗽 三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啊 小孩发烧怎么退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宝宝便秘怎么办 婴儿干咳怎么回事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儿童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小孩发烧抽搐要紧吗 新生儿感冒咳嗽怎么办 徐州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齐齐哈尔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常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齐齐哈尔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大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阜新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武汉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辽阳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辽阳室缺医院哪家好 铁岭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蚌埠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开封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亳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洛阳有哪些房缺医院 包头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鹰潭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综合医院哪家好 白城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IMCC医院哪家好 河池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铜仁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肝囊肿 虐待 睡眠障碍 男性健康日 针灸减肥